东海大学
美得令人傻了眼!

名大师贝律铭之作——路易斯教堂。

据上海山水秀建筑事务所创办人祝晓峰口述(上海山水秀建筑事务所创办人),东海大学是他见过亚洲最美的大学,没有之一。

东海大学起源于微妙的历史点,那时正值息战冷战初期,美国教会从中国撤走后,在台湾注资创办的大学。由当时象征维持秩序的美国建筑师设计,当时的学校师资甚至还是中国各大高校流亡的华人教师。他们都说东海大学是经过计算的建筑。



我意外走入东海大学的路径也很奇妙,两侧一排排密集相依的小店,目光快速扫过半掩的铁闸,觑视昨夜闹市的余烬,烈日中冒出的我恰着不合时宜的迷茫,转身跻身于稀疏的人潮,越往后巷走,大家自然地穿越我眼中怪异的石柱群,直到脚下偌大的禁烟警示,才惊觉到自己意外踏入校园边界。

宛如置身公园,沿着小径走到庞大清水(Concrete) 建筑背面——图书馆,可笑的是这段校园漫步几乎都是在主轴线上从背面走到正面,缓坡由上而下。后来看回校园鸟瞰图,身处主导位置的名大师贝律铭(I.M.Pei )著作——路易斯教堂(Luce Chapel),被我以一种“着落平地”的下降仪式感朝圣。有趣的是中国建筑上都把建筑放在主轴线上,左右布局对称;但是你仔细看东海校园设计图,理应对应的图书馆和教堂却错开了,而所谓的主轴线变成可供行人漫步跨越的文理大道,左右两边的文理法农学院,前后交错放置,变成有前院。

按照三合院模式

结合了“中国四合院”和“西方修道院方院”的庭院特色,后来这个成了这座校园的形制(Prototype),几乎所有学院都是按照三合院,即四方基座、开放式门框、廊道、两侧一层建筑和二层主楼。

号称台湾最难建的建筑之一,以其抢眼的曲线从屋顶直达地面,为了契合当地特殊气候防震防风,曲线骨架以混凝土为材料,增加了建造难度。教堂保留了中空透明,让阳光能从三角顶端缓缓渗透覆盖内堂。三角顶尖朝天(上帝),多次被用于各种宗教建筑中,路易斯教堂也成了东海大学的符号。



草坪上有各种取景,搔首弄姿的游客们,而路过的大学生似乎已经对校内这种风气见怪不怪,转身就隐身在树林中。

三角外形,顶尖朝天,中镂采光。
文理大道的景观设计,构成了校园漫步最美的景象。
位于校园主轴线上最高处的象征性建筑——图书馆。
位于商街和校园边界之上,大家鱼贯穿越怪异的石柱群。
学院前方的前院,距离主干道一段距离。

图与文·何凯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