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屎垃圾抄牌吓跑顾客
生意骤减商贩投诉无门

居民、商家及小贩不满牛屎祸害大,要求市议会关注,左五为叶金发。

(巴生12日讯)“牛屎、垃圾、抄牌”三料冲击,武吉丁宜第2区早市及商店生意骤降,商家小贩大喊吃不消!

武吉丁宜第2区过去15年来,就一直面对“牛魔”横行,到处留屎的困扰。商贩投诉无门,被迫在恶臭环境中营业,一些消费者为此却步,此外“牛魔”还不时践踏居民栽种农作物、影响当地交通,甚至引发交通意外事故。



面对“牛魔”肆虐之际,清洁工也开始不合作,没定期清理垃圾,最终导致该路围困于一包包的垃圾和一坨坨的牛屎,变得脏乱且臭。

另外,地方政府无力赶走“牛魔”之际,却经常派员到该处发“牛肉干”给违例停车者,以致不少消费者皆不敢前往该区,结果人潮锐减,小贩大叹生意大幅下滑约60%,商店业者也明显感受生意下跌约20%。

一些车主因乱停车,导致交通一片混乱。

该区贩商今早向社会工作者叶金发投诉时说,该区附近有2座非法牛栏,其中位于绿林镇的一座早于去年被拆,但另一座位于武吉丁宜第2区国能电缆下的牛栏,则持续运作至今。

他们表示对于牛群到处留屎的问题已是烦不胜烦,市容被毁,而且最糟糕的是牛群赶客,影响他们的生意。

另外,随着停车位被辟为早市,车主被迫把轿车停放路旁,结果市议会执法员勤派高价“牛肉干”,吓跑顾客。



据了解,过去半年来,市议会执法人员就频密来开罚单,早市和茶餐室都会在抄牌时瞬间变得空荡荡,业者生意受影响。

停车位不足

商贩表示虽然当局把停车位辟为早市用途,但没有消费者来光顾,无补于事。

他们认为,当局应预料会有停车位不足的问题,因此更应该体恤民困,而且很多早市也不会遭取缔,让业者有生意可做。

叶金发:牛群问题困扰大

“市会勿坐视不理”

叶金发也是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主席,他表示会和当地市议员交涉,希望协助解决商贩面对的问题。

他说,牛群问题困扰大,市议会不应坐视不理,牛主若冥顽不灵,拒绝迁入市议会所指定的合法养牛场,就应被对付,而非放任非法饲养,这对居民和商贩带来诸多祸害。

“此外,早市已合法化,小贩也有缴付租金和清洁费,市议会就应每天清理,确保环境卫生清洁。”

针对执法人员开罚单一事,他认为,市议会或许可设定时段免开执法,好让商贩可安心做生意。

垃圾一周才清走一次,成为牛群、野狗及乌鸦觅食点,早市也变成“垃圾路”。

商民每天忙清粪–93顺利茶餐室业者·施世鸿

牛群到处留屎,商民几乎都变成了“铲屎官”,每天都为清理牛粪忙。

牛群几乎每天傍晚6时之间出没,每次至少20、30头,它们不仅挡路,让居民无法出入家门,同时还在马路、商店及摊位等留下一大坨的牛屎,最终这些“挡门神”都把消费者一一赶走。

有很多顾客来到,都难忍牛粪恶臭味道而打退堂鼓,而且,牛屎也跟随辗过的车轮到处践踏其它地方,以致整条街变得非常恶心。

有时,牛群因觊觎坐着餐馆外用餐的顾客食物,突然趋前走到桌边,而把顾客吓得鸡飞狗走。

另外,车子虽停放路边,却没有影响交通,但频密执法,让消费者却步不来;本身就曾中过2张罚单,一张250令吉,3天内缴还可折扣至50令吉。

我曾向市议员反映此事,对方说是因为有人投诉,执法人员才来取缔,但没透露投诉者是哪个单位。

牛群挡路致塞车–豆浆小贩·孙再源

牛粪难铲干净,留下的“粪迹”遇雨水变软绵恶心,遇热天则臭恶加剧。牛屎可怕,牛群更可恨,我曾目睹一群牛群突然横冲马路,吓得车主紧急煞车,险象环生,而且牛群常挡路,造成交通阻塞。

生意料降60%–菜贩·西华

“牛肉干”加上牛屎,我的生意估计下降60%,甚至有顾客经常投诉而不来光顾了。

早市有100摊小贩,在峇都尼兰27路(Jalan Batu Nilan 27)经营15年,去年才获合法化,不料迎来好消息之后,却面对如此大的生意冲击。

一周才清一次垃圾–菜贩·莫哈末沙迪

小贩每天缴付约4令吉租金,包含清理费在内,但清洁员工每天只把垃圾包起来丢在一旁,一周才清走一次。

结果,牛群、野狗及乌鸦等到来觅食,早市路段几乎变成“垃圾路”。

应对付非法饲养者–肉干面包小贩·胡锦荣

居民这些年来不断向市议会投诉,但是牛群还是继续带来祸害,市议会之前曾拆一个非法牛栏,为何另一个却不被对付?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