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安全级别遭下调
航空领域打击沉重

降级对大马航空业造成长远影响,航空公司安保形象也受损。

(吉隆坡12日讯)大马航空监管安全级别,遭美国联邦航空局(FAA)下调至第2级;有分析员认为,此事对我国航空业打击深远,除了声誉受损,国内航空公司的扩充计划也将大受影响。

民航局昨日指出,已接获FAA通知,大马航空监管级别遭降至第2级,因此,该局发予执照的航空公司,将不能增设往返美国的新航线。



由于事态严重,大马民航局总执行长在本月1日已经引咎辞职。交通部也指出,会争取在明年内获得FAA的重新评估。

航空顾问公司Endau Analytics分析员尤索夫,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美国方面的降级,可能会影响其他国家对我国航空业的看法。

多国或跟随

“此事对大马的声誉打击沉重。这是严重的退步。其他国家可能会跟随美国步伐,这才是危机所在。航空公司的扩展计划也会严重受挫。”

根据FAA在5月发布的名单,航空监管级别被美国列为第2级的国家,在当时只有5个,分别是泰国、孟加拉、哥斯达黎加、加纳和库拉索。如今大马也“有幸”成为第6个国家。



马银行投资研究分析员今日撰写报告指出,降级会对大马航空业造成长远影响,除了国内航空公司的安保形象受损,大马的飞机师和工程师,也可能会丧失海外的工作机会。

此外,大马航空业或也将流失维护、维修及检修(MRO)的生意,而航空业公司要交的保险费用料会走高,租赁飞机的费用可能也会上涨。

“我们维持对航空领域的‘负面’评级,而降级的消息更是加深我们的看法。”

短期难解决

分析员也点出,航空监管级别被降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

“FAA稽查报告的重点,是大马民航局的人手不足。训练符合资格的职员需时甚久。政府必须拨出大笔资源来解决问题,因为民航局根本就入不敷出。”

另外,FAA下一次的稽查时间点乃是由当局安排,并不轮到大马决定。

“我们认为,大马最快也需要2年时间,才能重回航空监管级别第1级的行列。”

拥有檀香山航线亚航长程打击最大

马银行分析员指出,市场的看法应会受到坏消息影响,国内航空公司的股价应会承受卖压。

“亚航长程(AAX,5238,主板消费股)遭受的打击应该是最大,因为它是国内唯一一家,有飞美国航线(夏威夷檀香山)的航空公司。”

另外,虽然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股)和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交通和物流股)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但投资者可能会因为大马航空业安保形象负面,将这些公司股票沽出。

马银行建议卖出亚航集团和亚航长程,目标价分别设在1.93令吉和17仙。

不过,仍维持大马机场的“守住”评级,目标价定在9令吉。

闭市时,大马机场报8.20令吉,跌15仙或1.8%,成交量有296万1300股。

亚航集团则以1.92令吉挂收,跌1仙或0.52%,成交量329万8700股。

至于亚航长程则报17.5仙,起1仙或6.06%,成交量有3625万2000股。

民航局5缺陷影响安保

马银行分析员点出,许多行内和学术专家,早就提醒大马航空业因为有诸多弱点,可能会有安保稽查不达标的风险。

“我们在去年12月发布的2019年领域展望报告中,就已强调大马可能过不了国家监管机构的安保稽查一关。”

分析员称,出席了不少航空业和大学举办的座谈会,与多位专家了解后,发现大马航空业尤其是民航局的不少缺陷,因此整理成以下5个重点:

1)缺新血加入

航空监管稽查员,或航空交通管理员都不是大学生的理想工作。实际上,民航的职业是归公共服务局(JPA)管辖,而JPA经常是根据人力资源的空档,而非人员的适用性来分配人手给民航局。

因此,民航局经常会收到没有航空背景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加入成为新职员。这并不理想,因为航空业需要有深度技术的专才,以及要精通国家法律、物理、数学和其他科学等。

2)留不住人才

训练一个符合资格的专业民航人才,通常需要8至12年时间。但大多时候,这些职员将会在半途就失去兴趣和出走。更糟的是,有些职员在被视为符合资格后,很快就会被其他国家挖走。

3)薪酬低于市场

虽然民航局归JPA管辖,职员的薪资配套可照公务员标准,但薪资调涨的条件是根据年资而非专业水平。

这与航空业的情况不符,因为航空领域竞争激烈,各家公司都愿意出高薪挖角人才。民航局的职员可以在符合资格后,在外面找到薪水高出4至6倍的工作,因此民航局老是留不住人。

4)基建不够好

大马航空业基建设施其实是好坏参半。在繁忙的机场和航线,通常会有先进的设施配备。不过,在一些较不繁忙的航线,国内航空业仍在用着过时的设备。

虽然这从财务管理上说得通,而且对安全没有实际影响,但这会拖累整体航空业系统的效率。

因此,只有吉隆坡机场有最好的系统是不够的,因为国内航空业还是会受到吉隆坡以外的差劣系统所限。在航空业内,一环软弱,全链不强。

5)没改善报告

大马民航局已经错失了稽查机会,或者在稽查后跟进速度缓慢。当然,这可归咎人员不足的问题,并且民航局必须先注重更紧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