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惊、次醉、终狂/陈俊安

日本,能从封建落后走向现代化,成为崛起的大国,向西方学习绝对是个契机!时值天皇挫败了幕府掌权时代,重新夺回领导权,是明治维新的开始。

据说西方用“黑船”撞开了日本的锁国政策大门,但日本不会任凭鱼肉,而是积极派出百人使节团,往西方10国取经,带回来丰硕工业化的学习成果。



 

中国日本史学者汤重南把这次的日本使节团考察的旅程,概括为6个字:始惊、次醉、终狂。何以“始惊”呢?使节团到了欧美,吃惊别人的迅速发展与成就,也惊觉自己的停滞与落后。

“次醉”则是陶醉在西方先进的物质与精神文明。而“终狂”,是痛下决心,发疯似的学习他们的制度文明,誓要使得日本与西方一样,并且与他们并驾齐驱。

奢谈“向东学习”

而我们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他第一次任相的八十年代,就积极倡导“向东学习”(其实是向日本学习)政策,到底学到了什么呢?国产车吗?



汽车工业当时是日本的主干经济,发展国产车没有错,但最终却慢慢变了质,成为国家经济的一个沉重负担,到了最后被逼卖给吉利汽车!敦马曾经为此伤心不已。

除了国产车,还学了什么?引进日本三菱公司的“亚洲稀土”吗?结果此工厂引发成“辐射环境公害”事件,且闹上法庭,国际新闻媒体的深入报道,让“亚洲稀土事件”演变成引人注目的国耻。

除了这些,日本电子厂纷纷设立,不晓得我们到底还学了什么?日本的工匠精神,我们学到了吗?日本的知耻态度,我们学到了吗?日本员工的责任感、牺牲精神、荣誉感,我们学到了吗?

前面说过,日本人向西方学习,概括成6个字:始惊、次醉、终狂。

我们学到的,到底有没有惊叹他们的发展与成就?学到的,到底有没有沉醉于他们的物质与精神文明?我们学到的,到底有没有痛下决心,发疯似的誓要与别人并驾齐驱?答案若是否定的,还奢谈什么“向东学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