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全球有6大风险

(纽约11日讯)根据CNBC报道,2019年即将接近尾声,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史洛克(Torsten Slok)已列出2020年经济与金融市场面临的20大风险,可粗分为六大领域,而排名第一的风险就是贫富不均恶化。

贸易风险



近来美国对于是否会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取消已加征的关税,释出矛盾讯息,而中国已表明这是协议前提条件。因此贸易风险之一就是美中两国明年仍未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且第一阶段后的情况不明朗,使贸易战的不确定性继续影响企业资本支出决策。

总经风险

史洛克担心,中国、欧洲及日本等地区的经济成长放缓,可能引发美元大幅升值,而美欧可能仰赖现代货币理论式的财政扩张(央行无止境收购公债),大幅提振经济成长。

企业获利风险

华尔街已下调本季企业获利增长预估,引发明年获利的忧虑;企业获利下滑,意味可投入库藏股计划的资金减少,不利股市上攻。同时,美欧都将加强检视科技业的反托辣斯与个人隐私权疑虑,而全球汽车业持续萎缩,也将对全球市场及经济构成风险。



债市风险

负殖利率债券扩大,可能使全球投资人再度追求美国信用的收益率,从而推升美元。但美国政府的债务规模持续扩大,可能开始影响长期利率,美国货币市场的附买回利率也可能因短天期美国国库券供需错配,而再度飙升。随着信用条件趋紧,CCC与BBB评级的公司信用利差可能扩大,更多企业遭降至BBB债信评等,甚至评等被打入垃圾级,债券成为高收益债。

政治风险

短期风险包括美国总统川普遭弹劾调查、与美国政府可能关门的不确定性;中期风险则是明年总统大选出现的不确定因素,及其对监管和企业资本支出的影响,且美联储可能不愿意在大选年降息,选后市场对美国信用及公债的需求也可能减退;在大西洋的另一岸,则遭遇英国脱欧前景混沌等问题。

史洛克说,财富、所得及医疗不平等持续恶化,是长期问题。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华伦与桑德斯都主张对美国富人加税,以缩小贫富差距。琼斯(Paul Tudor Jones)、库柏曼(Leon Cooperman)等投资大咖近来都陆续警告,若华伦入主白宫将造成市场修正。

其他风险

史洛克列举的另一风险,为澳洲、加拿大及瑞典的房价崩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