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白文春

过去20年,大马经济一直受制于约5%的增长率。

最近几个星期,我有多次机会和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同台演讲,一起针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发表看法。

我会在本栏提出此事,是因为潘俭伟分享了拟订明年预算案背后的一些想法,而我认为,值得在这里再和读者们分享。



在希望联盟上台的第一年,新政府耗费了许多时间“清理门户”,好让国家重回正轨。

这是有必要的,因为政府的债务与负债总额已超过1兆令吉大关,有必要采取行动管控。

这促使政府针对数个大型工程项目,与涉及的承建单位重新谈判建筑造价,甚至喊停一些项目,不再继续进行。我认为,人们也许没有看到此举背后的正面效益,如果不这么做,令吉汇率会面临更大下行压力。

国油增派息助退税

此外,他们决定要求国家石油公司提高派息总额,以协助政府退还消费税及所得税退税。这是希盟政府另一个重要的举措,我相信,此举已协助商家们改善现金流。若非如此,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商家们可能面对更严峻的挑战。



我从潘俭伟的讲稿了解到,到了2020年预算案,政府有更多时间研究如何刺激经济增长。

潘俭伟提到,过去20年,大马经济一直受制于约5%的增长率,这是事实,而且为时已久。

因此,若我们回顾历史,大马经济曾在90年代初期,一度取得逾9%的强劲增长率,这归功于当时政府致力招揽外来直接投资的政策奏效。

因此,希盟政府认为,我国明年可以重施故技,以同样政策取得同样成果。尤其是当前全球经济备受中美贸易战冲击,而且这场贸易战有恶化之际。

政府认为这是一次良机,因为有许多企业为了避免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准备分散风险,把部分业务转移到本区域,包括我国。

因此,政府在2020预算案推出一些措施,以吸引优质外来直接投资,尤其是那些高科技和不依赖外劳的外资。

吸引贸易转移来马

我认为,大马应可以吸引部分因中美贸易战而转移投资的外资,这应可协助刺激大马的私人投资和经济增长,尤其是过去几年,私人投资增长不那么令人鼓舞。

私人投资从2012年受经济转型计划刺激而推高的21%增长率高峰,于去年已大幅度放缓至4.3%,并预估于今年进一步走缓。

然而,由于国内熟练技术员工短缺,我预见我国仍会面对一些挑战。因此,我国积极吸引外来直接投资的努力,所取得的成果或不如往昔。

无论如何,诚如潘俭伟所言:“我们并不奢望取得类似90年代初期的强劲增长,若我们可以取得6%增长率已是很好的表现。”

因此,政府推出各项措施来刺激国内私人投资仍不失为明智之举,而政府预料会在未来几年做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