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虎行动不容缓/简瑞平

12名涉嫌支持“泰米尔之虎”恐怖组织的印裔人士先后被捕,并控上法庭,震惊我国社会。当中有2名是民主行动党议员,一位是甲州行政议员, 来自牙力选区的沙米纳登,另一位是森美兰州龙城区州议员古纳瑟卡兰。

“泰米尔之虎”源自斯里兰卡东北部的分离主义组织,1976年成立,武装争取在东北部泰米尔人居多的地区独立,与斯里兰卡政府军对着干, 包括采用自杀式爆炸袭击,许多人无辜丧命。单单在1996年,斯里兰卡中央银行恐袭中就有百人毙命。



前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在1991年遭“泰米尔之虎”暗算,死在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手中,这起自杀式爆炸恐袭,是要报复印度与斯里兰卡政府联手追剿“泰米尔之虎”残余部队。此外,“泰虎”也涉及1993年暗杀斯里兰卡总统普雷马达萨等大事件。

防“泰虎”借党藏身

“泰米尔之虎”被30个国家列为恐怖组织,我国也在2014年将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内,凡金援或支持人士将被绳之以法。

过去有25人被捕,这次12人落网格外引人注目,当中有火箭高层,反对党促请政府查禁行动党,言外之意行动党已被“泰虎”渗透,危及国家。 这当然是出于政治意图的喊话,行动党则抨击有某方暗势力要打击该党。

不过,以事论事,行动党不单要撇清与“泰虎”关系,更重要是防止利用该党藏身庇护,进而成为温床,这也是任何政党须警戒的事。



过去同样有政党成员支持“回教国”(IS)恐怖组织到叙利亚参与战斗,说明没有政党可以独善其身,而不被渗透的可能性。

“泰米尔之虎”在斯里兰卡掀起的腥风血雨,令人不寒而栗,举世皆知,虽然在2009年吃败仗,不得不放下武器结束战争,不过火苖没有灭,随时死灰复燃。我国泰米尔人不下200万,难免有追随或同情者,国人担忧其精神不死,移植到我国生根发芽,在自我激化中壮大,诉诸恐怖暴力解决争端 。

小心能驶万年船

恐怖组织一旦植根,如病菌般扩散,根治铲除非常困难,得乘早连根拔起。任何恐怖组织靠两件事来维持推进,一是人力资源,不时招兵买马;另一是靠金援。国际反恐专家警告,金援免不了涉险犯案,包括洗黑钱、抢劫、贩毒、绑架、勒索、走私、贩卖军火及募捐等,都是惯用手法, 得由国家社会和人民来承受 ,没有人可幸免,到此地步人民靠运气来过活,沙巴水域频频发生绑架案说明这点。

有网上消息说,大马已成为“泰米尔之虎”支援地,蓄意要把“泰虎”复辟,网上消息虽不能尽信,小心却能驶万年船,大马政治部反恐组主任阿育汗已放话 ,任何政党、宗教、种族、团体,只要涉及恐怖主义都严加取缔,不会手软,以守护这片家园。希望这不是针对某政党喊话,言行不偏离标准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