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州议会呈备忘录
槟逾千渔民反对填海

一些抗议人士高举鱼骨造型的道具,以表达“一旦填海,鱼儿将死去”的局面。

(槟城4日讯)逾1000名槟岛渔民今日罢海,并到旧关仔角大操场举行抗议集会,促请槟州政府停止槟岛南部填海计划!

相关填海计划被认为不仅破坏海岸线的海底生态系统,甚至影响渔民生计与渔获,最终可能导致海鲜类价格暴涨,影响低收入群体。



槟州渔民协会今日率领逾千名渔夫在旧关仔角大操场展开抗议集会,5名代表过后到槟州大会堂,提呈14页的备忘录予州政府,要求州政府停止填海活动。

槟州立法议会当时正在槟州大会堂进行,惟5名渔民代表不被允许进入州议会。

针对此事,槟渔民协会主席纳兹里对于渔民只可在门外提呈备忘录感到失望,他不解渔民也是老百姓,为何不被允许进入州议会?

渔民踊跃签名吁州政府停止填海。

被拒州议会门外

他指之前提呈备忘录予国会时,获得部长及人民代议士接见,反观在槟城,却没有任何一名人民代议士接见,甚至需在门外提呈备忘录。



他也形容,州政府现今是“疯狂”地一直启动填海活动,例如重启峇眼亚占以及丹绒道光填海填海计划。

询及有多少名渔民参与罢海抗议集会,他直言凡是渔民协会会员都参与罢海活动,即逾2000人,惟只有约1000名渔夫出席今日抗议集会。

“原本我们可动员3000至4000名渔夫,不过警方要求不要太多人参加,所以今日只有逾1000人参与。”

伊党与渔民同一阵线

伊斯兰党本那牙州议员莫哈末尤斯尼说,反对党虽支持槟州交通大蓝图计划,但现在与渔民同一阵线,坚决反对南部填海活动,同时也将在州议会为渔民发声。

非政府组织Pengguna Semboyan 1 Malaysia协会代表尤索夫阿敏在集会上表示,他们不解州政府是否为“失聪者”,听不到人民的声音。

发展应顾及人民利益

他强调,大家都不反对发展计划,但应以人民利益作为发展前提。

南部填海计划不仅是非政府组织、人民反对,甚至连州政府人员也反对,但州政府仍一意孤行。

“州政府应以人民利益为先,并非使人民损失利益,填海计划只会为州政府和发展商带来利益而已。

“州政府正在扼杀大自然,人不能与神斗,州政府以为他们是神!”

槟城论坛发言人邱思妮则指海底生态系统一旦被破坏,人类下一代将再也吃不到新鲜海鲜,我国食品工业也将因此衰退。

出席者包括槟岛南部渔民协会主席阿萨德、槟州消费人协会代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等。

马华谴责扼杀言论自由

马华槟州秘书杨征家、马青槟州团长林瑞木、马华槟州党部发言人黄德亮、马华槟州公民社会运动协调局主任谢晋文今早也前往旧关仔角大操场给予渔民支持,反对槟岛南部填海计划。

杨征家谴责槟州政府扼杀言论自由,因为当槟州渔民协会写信向槟岛市政厅申请,要在11月4日于旧关仔角大操场举办反对槟岛南部填海的和平请愿活动时,遭当局以需维修操场为由拒绝。

“但是,今天现场根本没维修工作,足见州政府要阻止这场和平请愿。”

他直言,就算不填海,威省也有大量土地可发展,州政府为何一意孤行,背后有何隐议程?

尔纳斯(左三)高举写有“一个岛屿已足够”的槟岛模型。

“姐弟共骑”壁画家声援渔民

槟城著名的“姐弟共骑”壁画画家尔纳斯也声援槟州渔民。

他今早带着最新作品,即“一个岛屿已足够”的模型到旧关仔角大操场支持抗议槟岛南部填海的渔民。

他与约10名艺术家及友人前来,一行人高举鱼骨造型的道具,表达一旦填海鱼儿则将死去的看法。他们过后受邀到台上站台,更与渔民高喊:“拒绝填海”、“我们反对”等口号。

尔纳斯受访时说,他是前来支持渔民,并表达反对填海的立场:“我很高兴渔民们自主地举办集会,这是一个必须‘发声’的课题。”

尔纳斯一向关注环保议题,近年来当印尼烟霾持续时,他于2017年在苏门答腊进行一系列“刀耕火种”(Slash And Burn)艺术项目,呼吁世界关注生态环境危机问题。

部分渔民乘搭渔船到旧关仔角海边参与集会。

填海筹资落实交通蓝图胡栋强:中央为何不拨款?

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质问行动党和槟州政府,既然交通部长和财政部长都来自行动党,为何无法获得中央政府拨款来落实槟州交通大蓝图,而要通过填海来筹资?

他今日在旧关仔角大操场声援举行抗议的槟州渔民时说:“国内其他州的重大基本设施如兴建机场、大道、公共交通等,都由中央政府拨款,为何槟州就不能享有中央政府拨款?需自己想办法找钱?”

绿意槟城背道而驰

他说,槟州政府最引以为豪的是打造绿意槟城,但填海计划却背道而驰,破坏天然生态环境。

出席者包括民政党青年团总团长黄志毅和民政党槟州副主席方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