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丹觉之家:未深入探讨课题
吸毒除罪化或助长罪案

年轻吸毒者除罪化。(档案照)

(关丹3日讯)年轻吸毒者除罪化课题近日在社交网站引发舆论,甚至沦为嘲讽“笑柄“,一般更以禁止吸烟而施重罚及吸毒者反受保护,作强烈对比。

网民揶揄此现象只是在希盟执政的大马才会发生,甚至有网民留言认为,除罪化或助长毒品泛滥及罪案发生。



较早前,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指出,内阁议决成立跨部门委员会,以加速解决年轻吸毒者除罪化课题。

他说,2018年共有18967年轻人吸毒,是成年人三倍,因此要求加速除罪化课题,以免年轻人前途因被定罪为罪犯,毁了未来,同时应着重于如何协助他们重新投入社会,如通过特别管道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中心培训等。

针对赛少迪这样的言论,关丹觉之家表示坚决反对。这个主要帮助吸毒者戒毒的慈善组织,日前通过文告指出,这种没有经过认真深入研究的荒唐言论,企图逃避承担责任的政策。

误导心智不成熟青年

觉之家认为,赛少迪表示将吸毒者送进监牢,社会很难接受他们,会让吸毒者重蹈覆辙的说法,莫说普通民众反对,就连那些正在接受戒毒的人士或戒毒辅导志工,也感到惊讶荒谬!



觉之家指出,“若这种不实际的政策落实,将会误导许多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不再害怕坐牢或被抓,而去尝试踏上吸毒这一条不归路,间接造成年轻人吸毒数据激增。”

觉之家认为,赛沙迪说:“吸毒不是罪犯,因此抓他们坐牢,即是边缘化他们”,这不是美化了吸毒的行为?

若以目前我国监狱里的囚犯比例,就有逾70%以上因与毒品扯上关系而被捕入狱,如果他们没有染上毒瘾,相信他们也不会去作奸犯科,事实上政府必须在罪案未发生前去制止,而不是等到悲剧发生时,因届时为时已晚。

“若染上毒瘾者不自愿去戒除毒瘾,政府就必须强制把他抓去戒毒,因为任何一位国民触犯国家法律都须付出代价,重点是吸毒者是否会吸取教训,改过自新不再重犯,而不是将本身犯的错推给别人或社会。

如果一位曾吸过毒的人真诚改过自新,我相信仍有许多社会人士愿意接受他,给他机会,给他工作,问题是他本身是否站的稳?是否真的改过本身的恶习?所以吸毒者并不可全怪罪社会人士或任何一方没有给他们机会。”

应津贴宗教团体

培训专业戒毒辅导员

赛沙迪强调内阁已同意由青体部、内政部及政府首席秘书组成一个跨部门,名为黄丝带的特委员,以推行“吸毒除罪化”计划,觉之家赞同部长说的,给初次犯错者第二次机会,辅导多于惩罚,但问题是大马是否有一种良好的辅导制度来改造这些吸毒者?看看目前大马的监狱与戒毒所就知道,吸毒者进进出出监狱戒毒所当作旅馆,不知浪费了政府多少的资源。

“因此,政府若要减少吸毒者与罪案,就一定要培训更多专业的戒毒辅导员,及提供津贴鼓励更多的宗教团体或非政府组织,进入全国的监狱及戒毒所,为牢里的囚犯或戒毒所的改造者,提供更多的辅导及宗教课程,及提供津贴鼓励更多的反毒专员到全国各所中学举办反毒宣导活动,警惕青少年勿为了一时的好奇心,或逞强沾上一口毒品,变成终身的吸毒者。”

隔离初犯吸毒者

进行不同方式改造课程

觉之家希望政府也应在每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拨款支援那些民间组织或宗教团体,设立更多的私人戒毒所或中途之家,继续扶助获释的前吸毒者,直至稳定踏入社会为上,在这才是有效解决吸毒者重返旧路的策略之一。

“另外,初犯的吸毒者或刚吸毒不久者也必须与吸毒惯犯隔离,进行不同方式的改造课程,以免初犯者受到顽冥不悟者的惯犯污染,虽然仍有许多改造的计划或政策可实施,问题是政府官员是否有严格执行?这才是与吸毒者增减的最重要关键指数。”

以案件严重性处理——关丹广肇会馆主席·江瑞云

我认为,严格刑法会起社会警惕,如毒品绝对不能碰,因此担忧如果年轻吸毒者除罪化,会引发反效果,如让年轻人误以为“试试无妨”的侥幸心态,因不用担心需承担司法后果。

建议除罪化应以案件严重性处理,如初犯或被损友引入毒海者,或考量给予机会。

但是,若是惯犯或犯下刑事案件的年轻吸毒者,则应接受法治。

政府过往已设立戒毒所,帮助吸毒者脱离毒海,改过自新重投社会。

除罪化,在另一层面,如果不受控,可能变相鼓励犯罪,如一些毒瘾强的年轻吸毒者,若也是刑事案惯犯,一旦除罪化,可能引起严重社会问题。

我认为,不应以年龄来划分是否获得除罪,这有欠明智,反之,应以案件严重性来决定,如初犯者,考量给予除罪化机会等。

初犯应有机会赎罪——会计师·李才华

针对年轻吸毒者除罪化课题,我建议内阁纳入相关领域权威及专家等研究报告。

超过18岁,已属成人,需为自己行为负上责任。当然,每一个犯罪者都应有机会赎罪。

年轻吸毒者除罪,禁区吸烟者则面对罚款,引发社会及网民舆论。

任何政策应以国家着想,这难免有捞取年轻人选票之嫌,而在政治思维也显得不够成熟。

如同以往课题般,“期待”再次U转现象。

报道:李明珠、刘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