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水电钥匙咋营业?
贩商不满匆忙迁回原址

近日雨季临时摊档一片湿漉漉,贩商们都希望能早日迁回原址。

(芙蓉31日讯)芙蓉市议会强硬姿态要求贩商于11月迁回芙蓉公市原址惹不满,临时摊档贩商三问市议会,何时安装水电表?何时领取摊档钥匙?何时批准装修申请?

芙蓉公市重建工程竣工已久,但迁回原址的工作始终无法完成,较早前就传出市议会官员遗失贩商的申请表格,贩商想要取巧的租赁“孖档”(双档),市议员在两者之间协调工作烦不胜烦。



《南洋商报》走访芙蓉公市临时摊档,他们透过报章获悉市议会强硬态度强迫贩商们返回原址营业的决定感到极度不满,并认为市议会并没有做好协调工作,拖延搬迁的时间表。

他们皆希望能尽早迁回原址,但市议会应该扮演协助的角色,而不是一味的订下时限,并强硬要求贩商们搬迁。

他们反问市议会主席和市议员,根据报道市议会要求贩商于11月初就要迁回原址,但摊档钥匙还未领取,如何搬迁?

日前芙蓉市议会的常月会议,市议会主席拿督沙沙里指公市临时摊档11月迁回楼上营业,而市议会也会拆除摊位的帐篷,中断水电供应,以恢复原有的停车场。

盼装修申请下周公布



–芙蓉市议员·何永铧

根据程序,贩商必须申请水电表,承包商安装水电表,贩商再与市议会签署一份合约才领取钥匙;而装修的申请已完成大部分的审批工作,希望下个星期可以正式公布。

水电表方面,承包商会联络贩商洽谈水电抵押金事宜,贩商必须自行到国能公司和森水务公司提交抵押金,承包商稍后再安装水电表,目前我不清楚安装水电表承包商的进展。

市议会主席已表态,11月必须搬迁回原址,市议会发现有贩商抱着浑水摸鱼方式,企图不要申请水电表就迁回原址,这是不可能,领取摊档钥匙的前提是必须申请水电表,市议会才会准备合约,稍后再领取钥匙。

针对贩商指官员遗失文件,由于双方各执一词,也无法查证,希望贩商们体谅,补上文件,让市议会执行任务。

另外,我们发现有贩商私底下更换摊档,贩商以自己名义申请水电表,我必须强调,若市议会发现档主和水电表申请者并非同一个人,市议会在审查时会关注这一类申请者,并视为文件不齐而拒绝其申请。

表格遗失需重呈

–祝福时装东主·宋亚烈

我们获悉,市议会官员遗失我们贩商的水电表申请表格,如我们提交4张钉在一起的表格,或两个摊档放在一起的表格,最终出现部分表格被指不完整或找不到,需要我们重新提交表格。

昨日就有部分贩商最初提交完整文件予市议会,却被指文件不齐全而被迫紧急补交文件,至于是否赶得及与大家一同安装水电表还是未知数。

希望市议会能给予我们更长时间进行装修工作。

文件不齐再呈交

–祥裁缝用品商东主·赖万祥

当初我申请水电表时所有表格联同身分证副本使用订书机夹在一起才呈交,到后来才说我的文件不齐全,昨日匆忙准备文件再呈交,不知道市议会是否会再说文件不齐全。

我不清楚和不明白整份文件交上去,最终被指文件不齐的说法,我觉得官员必须负上责任。

建铁皮箱防盗

–周烈记负责人·谭丽萍

我用5000令吉在临时摊档兴建铁皮箱,所有商品放在铁皮箱内,免去我搬动货物,碍于坚固的铁板让我远离盗贼和宵小的偷窃。

尽管临时摊档于中午时段天气较热,但人来人往非常热闹,我们还是希望能早日回到原址营业。

未装修难营业

–时装业者·宋先生

我觉得市议会主席的谈话好像小孩子,没有给我们贩商任何时间做搬迁和装修,就贸然要我们搬迁,我们的货品要放哪里?

市议员不应该被官员摆布,而应该协调和帮助我们,试问任何人可以在没有装修摊档情况下就搬迁做生意?

即使我获准迁回原址,在还未装修之前我都不会做生意;迁回原址后我才会考虑卖更多的衣服。

临时摊档环境差

–美心糕档东主·李凤玲

我们迫切想要迁回原址,因为临时摊档的帐篷已破旧不堪,雨季更出现漏水情况,加上排水不顺畅而出现积水,我的脚因此受细菌感染,修养了半个月。

临时摊档环境糟糕,中午时段天气炎热,几乎所有小贩都非常愿意回到原址,我已申请水电表,但至今没有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