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不错却嫌辛苦
种植业难聘本地人

榴梿种植业需靠外劳协助。

(劳勿1日讯)种植领域的外劳月薪至少1500令吉,每一季的榴梿至少有3000至5000令吉不等的额外津贴,惟本地人仍挑工。

本地人不爱辛苦工,种植业仍需要靠外劳协助,尽管政府在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中,以津贴和奖励方式鼓励企业多聘请国人,以减少对外劳的依赖,但劳勿种植人对此措施不看好。



业者说,协助打理芭场事物的工作,几乎清一色是外劳;他们必须长时间投入务农。而本地员工,则对此完全不问津,即便有尝试上班,坚持几天或几个月后,一般都会因为工作枯燥乏味而打退堂鼓。

“虽然有句老话说,不辛苦怎得世间财。但是,这未必是人人都接受的。”

业者告诉《南洋商报》,以榴梿种植领域为例,外劳的月薪由1500令吉开始起跳,要是勤奋,他们则会找外快。

要是遇上榴梿季节,雇主也会另外给外劳津贴;整体上,收入是可观的。

本地人因为嫌辛苦而不愿投入,以致种植领域长年面对人手问题。

年轻人不忍受低薪工



不过,本地人却因为嫌辛苦而不愿投入,以致种植领域长年面对人手不足问题,雇主被迫聘请外劳缓解问题。

业者说,生活环境的不同,加上有家长的依赖,现在的年轻人,即使面对失业问题,也不像以前一样,为了生活糊口而迫忍受低薪工作。

甯恩祥

种植业未机械化——彭亨果农公会署理主席●甯恩祥

虽然很多小园主的二代或三代都接手了父业,但在种植领域上,仍需要外劳的参与。

芭场工作时间长,外劳每天从天未亮就要开始一天的工作,当中包括除草,施肥、浇水、检查果树生长等。遇上季节,则需要他们协助收集收成。

由于地理形势关系,本地的种植业未能机械化,因此必须要有人力参与。实际上,无论哪个领域,都是辛苦的,一个人是否愿意工作,则取决于对方的态度。

年轻人需要工作,但是在他们的想法里,他们不一定选择传统工作,而是往他们的兴趣发展。

郑崇舟

外劳帮助很大——小园主●郑崇舟

外劳仍是种植领域上的最佳帮手。

虽然农业也是我国政府所推动的领域,但因为工作吃力,基本上我国的人力都不愿意投入。

我对政府在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中,以津贴和奖励方式鼓励企业多聘请国人乐见其成,以减少依赖外劳。

其实只要愿意,工作机会无处不在。但本地的年轻一代,他们的志向都不一样,要他们全面投入传统种植业,是很大的考验。

我的果园也是交由外劳管理,他们也学习参与生产作业,给他带来很大的帮助。

甘亚全

农业是人挑工——小园主●甘亚全

种植领域是需要外劳的全面协助,若是没有种植的兴趣,基本上本地人不爱问津。

农业几乎都是人挑工,而非工挑人。

身为雇主,当然希望可以聘请本地员工为主,但这一行却无法吸引本地人的参与。

对传统种植业来说,外劳仍是纾缓人手短缺的人力需求。

报道:张燕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