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教仍然纵横交错/叶行

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从国阵时期的3000万令吉,到希盟执政后的2019年的550万令吉,再到2020年的100万令吉,一年不如一年,一年惨过一年,坦白说,这早已经不算是什么拨款了,倒像是种另类的施舍。

有高官义正辞严振振有词,主张政教要分家,言明马华若肯放手退出拉大,财政部立即将今年及明年的行政拨款,恢复到国阵时代的3000万令吉,说者满脸正气,一副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模样。



然而,忘了在5·09前的某一天,某一个人,在不同场合,信誓旦旦地对着选民许诺,一旦希盟成功执政中央,不但不会打击拉曼大学,而且还要扶助,因为希盟里有许多精英,都是来自拉曼大学,言犹在耳,就见识了什么叫世态炎凉。

无法做到言传身教

故且不论希盟现在是否过河拆桥,也忽略不谈马华到底有没有背后操纵拉曼大学学院,然而,以目前我国的政客陋习及政治风气,想要政治与教育完全剥离,基本上,是枯木生花,属于不可能的事,莫说旁人,就算是希盟各成员党本身,亦无法做到言传身教!

就以早前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为例,主办者就包括了我国4所重要政府大学,其中以马大校长的演讲,让国内外许许多多知识分子刮目相看,让市井小民瞠目结舌,也让这位马大领导,究竟能否胜任校长一职,成了疑问。



老实说,谁都担忧,一个脑子里都是种族思想的学校主要领导,可以平等的对待校内所有不同种族的学生吗?

有趣的是,虽然希盟领袖再三声明,只是受邀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但坊间还是疑惑,4所政府大学合办一个充满政治隐议程的种族大会,难道真的不需要向教育部报备吗?如此大的动作,4所大学有绕过教育部的本钱吗?况且,教育部长还是受邀嘉宾之一。

有人以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大会上的演讲来反驳,认为希盟没有必要弄这样一个大会来骂人,尤其是大族群的后继反应,吃力而不讨好,连累首相几乎成了众矢之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类似情景让人想起小时经验,小时候伸手向长辈要钱买玩具或零食时,普遍上,许多小孩都会先捱一顿长辈的骂,然而,骂归骂,最终长辈还是会掏出钱来,甚至有时还会要5毛给1元。

漫画风波沸沸扬扬

不管如何,4所政府大学联办“马来人尊严大会”本身,就足以说明,当下的政治局势,政教关系仍错综复杂纵横交错!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一本漫画事件,更让人觉得,距离政治与教育分离之路,依然遥不可及。

事件源起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网络里揭露,有人企图通过赠送一本充满政治气息的漫画,指向学生输送“共产思想”及政党信息,然后是教育部闻风而起,下令学校全面回收该本漫画,结果惹恼了漫画作者之一,民主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博士,责问教育部长的同时,抬出了昔日马哈迪访问中国时,赠送该本漫画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相片。

原以为敦马一出谁与争锋,结果,剧情峰回路转,首相办公厅午夜发出文告,否认赠送习主席的漫画是国家礼物,且还质疑该本漫画如何在该场合出现,让这位在5·09前,高唱骑“马杀鸡”的演讲高手,被小马踢了一脚后,又被老马打脸。

行动党仍是假想敌

无论是国阵或希盟里的种族政党,看似都需要一个假想敌,去团结族人及获取支持,很不幸,行动党就是这个角色,更不幸的是,今天虽然贵为执政党,行动党依然无法摆脱这角色,即使行动党再三强调,他代表的是马来西亚人,可问题是,马来西亚没有一个种族叫:马来西亚人!

有人说,如果丘光耀不把漫画送给学校,改为通街派送,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了。其实不然,除非这本漫画只有华文版本,否则,麻烦还是会有的,因为有人担心,行动党会通过这本政治气息浓厚的漫画,去教育、去改变某些人的思想,进而达到扩大行动党组织的企图。

所以说,目前的政治局势,根本就不容许政教分家,大学可以主办种族大会,充满政治气息的漫画赠送学校,说到底,大家都打着各自的政治算盘。

其实,马华可以考虑,让出拉曼大学三分之一的控制权,给予指定政党或社会贤达,来换取财政部的拨款,当然,全面退出拉曼大学是不可能,就算马华肯,华社也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