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年扩大对外开放/叶得利

中国将逐步扩大对外市场的开放。根据中国国务院最新颁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中国政府将持续深化“放管服”(即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改革,优化中国营商环境,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全面推动中国市场的对外开放的落实,这将于2020年1月1日开始施行。

对于此条例,投资者可以理解为,中国政府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领域,放宽市场准入,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中国营商环境的建设。



但相对的是,伴随着中国市场的逐步开放的步伐,中国市场也面临着高经营成本逐渐上涨的压力。

根据中国财政部科学研究院于2019年,对于全中国数百家企业的最新调研发现,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高成本经济发展阶段,因此降低高额的生产成本是中国企业家的首要挑战之一。

特别是当此时,中国央行的调息政策的空间有限,因此面临着内外部风险,中国企业与在华外资企业都面临着经营压力和生产成本上升的巨大挑战。

降低成本挑战大

实际上,由于市场价格是企业无法决定的事情,企业若要降低经营成本,可以从技术和管理方面的创新,配合企业自身成本管控技巧,以及提升产品附加值,降低长期经营成本压力。



除了面临经营成本压力,企业也面临着资产价格下降的风险。企业可以做的除了是用金融衍生产品对冲风险,就是依靠商业策略的管理创新转移风险。

如今市场利率倾向下行趋势,整体市场的利率已接近于零,一些国家的市场利率更呈现负值,各国央行也通过购买资产作为央行的主要政策工具。

例如,现今欧洲央行已将指标利率,降至纪录低点的负0.5%,并宣布将重新启动无限购债计划。与此同时,欧洲央行所面临的问题是,其货币政策的作用有限,无法用货币政策左右经济走势。

由于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弹药接近用完,欧洲央行也正在寻求其他国家,例如德国与荷兰等拥有财政盈余的国家政府,加大投资以促进欧盟地区的解决增长。

除了在欧元区、美国及日本之外,其他国家也正在调降利率。

警惕负利率政策

对此,关键问题是虽然各国央行以降低利率来支撑目前低迷的经济,但是央行实施超宽松政策的后果,是促使市场投资者追随更高收益率,承担更高风险的投资活动。

投资者不断追求高收益率,是推动债券的殖利率进入负值区域的重要因素之一。

目前市场分析普遍认为,明年全球经济的增长率预估下调至3.1%,低于早前的各种预测,这也低于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最新下调后的预测3.4%。

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数据也显示,如果全球经济衰退的程度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一半,就将有19兆美元(约79.8兆令吉)的公司债券将面临巨大风险,即这些发行债券的公司,其企业经营获利还不足以支付利息给投资者,这将是一个庞大的多米诺效应系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