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中国生意不是梦!/拿督刘明

相隔一年,我又来到了深圳,受邀参观一年一度的展会。这么多年来和我互动的中国人都是制造业者,所以我对中国的其他行业所知甚少,尤其是零售业。

这一次托爆品专家胡隽老师的福,我接触了几位从事零售业的年轻人,让我可以在不同的角度看中国的经济。



我们在酒店附近的粤菜餐厅吃饭,朋友说这家餐厅是深圳粤菜第一名,在深圳有十几家分店。

中国经济起飞,近年来中国人开店都不甘雌伏那区区的一家,正如胡老师在爆品讲座上所形容,都在各自的品类独霸一方,割地为王,然后开枝散叶。

朋友订了一间10个人左右的包厢,我有一点纳闷,因为其中一张椅子明显豪华与众不同,还面对着大门。

中国的国内消费基本上还算稳定,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中国的国内消费基本上还算稳定,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他们把我当成贵宾,硬要我坐在那张豪华椅子上。

为了显示尊重和不打扰我们用餐的雅兴,服务员进出包厢的时候都是从则门进来的。



服务至上抢生意

上菜期间,服务员突然呈上了一道用精致砂煲盛装的招牌菜,砂煲围着一张设计如彩带的精美纸卡,我在服务员敲打的铜锣声和祝福语下剪彩祝福大家兴旺发财,旗开得胜!

我有一点尴尬,因为不太习惯这种高格调的侍候,但又不能不佩服中国餐饮业者的用心,他们为争朝夕,其贴心服务已经到了无懈可击,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

我问在座的中国朋友中国的零售业有没有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他们异口同声说影响甚微,马照跑、舞照跳。

中国制造业者的勤奋和专业,是毋庸置疑的,40年的中国制造摇身一变,成了中国创造,再从外销转内需。

中国内需稳定

一般官方数字,中国内需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5%,和美国的71%有相当大的距离。

我在网上做了一些调查,发现官方的数据其实和一些经济学者的研究有蛮大的出路。

2012年中国社会消费品总额已经突破40%,超越美国的32%。

怎么多年过去了,中国强劲的国内消费绝对更胜以往,这是众所周知的。

美国医疗费用非常昂贵,医疗消费就占了整体经济的17%,而中国在此项目只占5%。医疗消费是不被计算在消费品里头的,所以中国“可消费”的金额又比美国多出12%。

一翻精算之后,一些美国学者认为,中国的内需应该占了GDP的65%左右,和美国相差无几。

以此类推,中美贸易战只影响了那些出口美国的制造业,所以中国的国内消费基本上还算稳定,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线上线下齐攻才有效

中国消费市场之大,是我们不可想象的。

席上有一位30出头的年轻女微商,号称卫生棉女王,一年的营业额就达到6.5亿人民币(3.84亿令吉)!

我非常认真地听着这些年轻才俊分析他们对零售业的想法,发觉他们分析能力和战略目标都非常清晰,不只是嘴里说说,而且都干出成绩来了!

他们非常推崇新零售,就是说现在的零售不仅次于线上或线下,所有能把货卖出去的渠道都应该归纳为新零售,尤其是微商。因为微商是最接近消费者的一群人。

我在商场上逛了一圈,发觉那些著名的零售品牌好像都上过品类爆品课似的,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

只卖虾仁水饺一年营业额就超过40亿人民币(23.6亿令吉)的“喜家德”,非常清楚的告诉用户因为他们的食物好吃、店里很干净,所以突破500家分店!

我进他们店里兜了一圈,他们以酒红色设计为摆设,果然非常干净。

在胡隽老师爆品课里有谈到的“乐凯撒”榴梿比萨,在深圳就开了68家,全国目前有145家店。

我也实地考察尝了一下,味道其实还不错,只是我认为在马来西它的接受度不会高,至少不会像中国那样瞬间爆红。

榴梿商机处处开?

中国人爱吃榴梿的程度有点匪夷所思。我到离酒店不远,标榜不好吃退货的水果店“百果园”买水果,随口问一下那里的年轻女店员:你喜不喜欢吃榴梿?

她可能觉得我的问题很多余:哪有人不喜欢吃榴梿的?

所以乐凯撒榴梿披萨爆红绝对理所当然!

中国不单市场大,消费力也强! 一个国家的消费能力其实就看他们的中产阶层人口。

美国人口有3亿人左右,中产阶级大约有1.2亿人。所以美国是一个消费大国,为世界提供了庞大的市场。新浪网和人民日报海外网引述外媒报道,中国现在的中产阶级已经达到4亿人。

就算打折一半,也有2亿人,已经远超美国!

中国市场虽大,竞争却异常激烈,你必须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和特色,要不庞大市场就变成了鳄鱼潭。

马来西亚只有区区1300万中产阶级人口,加上最近国内经商环境不佳,中小企业必须走出去。中国也许是一个选择!

我的零售业朋友很笃定地告诉我,有特色、创新的榴梿加工产品在中国绝对有非常大的市场。 但无论如何,在中国经商,找到一位诚实又有能力的合伙人,才是制胜的关键。

但这也恰恰是中国企业最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