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柏斯的彩虹/符策勤

柏斯的世界级旅游管理水平,值得让大家学习!

真没想过,你我此生也不一定会为了出席这样的一个特异婚礼而来柏斯……

体验了这么多年公共与世界级旅游管理水平,澳洲还是值得让大家学习的!



马航MH370失踪于澳洲印度洋事件,搜索行动曾经把柏斯摄入大马与世人眼廉。

柏斯,悉尼两极东西的距离有4352公里,飞程4个小时,乘火车3天,所以,从前考虑大学的时候,西澳从来不是首选!

今天的澳洲,机场一眼望,电视里出现的人物,官方宣传海报,就有类似印度裔,类似华裔,类似阿拉伯裔等的移民脸孔出现在这一个所谓的移民社会。

难道这世界已大同?

不出所料,柏斯比想象中的还要人烟稀少,少得可怜,少到连东澳人也觉得少!



或许,白人不如袋鼠与绵羊,不爱做爱做的事,所以,生育不快。而找来了快,准,狠,高生产率,拥有国宝级的印度神油,人参,冬虫草,东革阿里基因,又有多神庇佑,风水大师的的亚洲人来传宗接代,来填充地广人稀的澳洲!?

亚、非、南美洲人从古至今还在流浪,投奔怒海,甘于寄人篱下,散居于他们认为更好的别人的国土上。与此同时,从殖民奴隶时代到现代人口老化的利诱,为了市场现实,虽然心里不甘,白人社会还是愿意接受他们的迁徙!

两年前,来墨尔本一趟,开了5个小时的车到我的大学母校看看,惊见食堂里直幅写着“拒绝种族歧视”。

这意味着28年前的那些年,在篮球场,路上,考车时受歧视之事,还延续至今!

澳洲柏斯市里人烟稀少。

现代人口经贸?

人,是否退步了? 

除了以民主自由、先进国自居之外,其实,澳洲大量的移民政策出于无奈——稀薄的两千万人口,人口老化,矿业萧条,福利国成本太高等等的市场萎缩的导因,被逼的敞开双手欢迎外来移民,刺激经济。

那么,难到这是名副其实的现代人口经贸?

澳洲的优步、的士司机,大多来自印度、埃及、伊朗、中国等的新移民。他们因战乱、贫困、不平等、民主、投资而来。 

很巧,两位马来朋友细说他们的女儿在澳洲一些美好的待遇。

一位是刚考取金融商业硕士,留在墨尔本工作,无工作经验,年薪就有9万3000澳币(大约26万3000令吉)。

 另一位,学士文凭刚毕业,就在即将卦牌上市的柏斯公司打工,待遇比大马毕业生2500令吉的月薪好上几倍。

经济移民增长成正比

澳洲的底薪大约为4000澳币(1万1000多令吉),人均收入3万4000美金(13万9000令吉),个人所得税19至37%,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1.7%,64%城市化,人口增长为1.6% (一半为本土人生育率,另一半为新移民)。

这代表着,GDP增长与人口增长尤其是外来移民似乎是成正比的。 

在印度洋边的柏斯沙漠奇景,几亿年前可能是海床。忆起星云法师的问答,李光耀的回忆录,迪巴的宗教自我意识,为了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不用个人的黑白倒影去审视彩虹。

优越感与大马一样矛盾

所以,澳洲的某些白人至上的优越感是相对矛盾,就如大马的情况一样,一边要尊严,一边又得靠他人添饭!

一些移民,美其名逃离了出生地社会的不公,投奔袋鼠国的公平公正,也不是一样,遭人白眼。

其实,移民还不外是打工为多,比比薪酬,换换汇率,还挺值得的。

说到移民投资,谈何容易,除了买买几套房地产,还有什么生意可做?

亚裔也在红海厮杀

在这里的华人移民顶多做餐饮,唐人街开亚洲小超市,要不然近年借风行的代购,卖几个名牌包,送几罐奶份。然而,1.7%的GDP,使得亚裔也在红海厮杀,柏斯有20%的办公楼租不出,2018年1万7000人失去工作。

也有人移民以后,赚不到吃,静悄悄的,垂头丧气的打道回府,大有人在,要不然还抓稳两本护照干什么? 

无论如何,以前有人因旧大马而移民,其实,在这一轮的新大马的迭换,人们还是看不到有何改善,经济还是一样停滞不前,令吉没有更好,当政者,又不得民心,国民惆怅……我很惊讶看到很多友族也外移求高薪的显著现象。

此趟,洞察了澳洲“人口内阁部长”一职,发现了南半球白人领导的心思,为了经济,每年添多点饭,想点有利的国策,人丁单薄的澳洲的确很需要新移民。

所以,西澳政府在2017年批准了同性婚姻,特异婚礼辈出,这让天空画出了彩虹!

然而,柏斯的基督徒优步司机並不苟同,他认为人必须要懂得黑白之分,人在临终时方能与主达至和平云云……

忆起星云法师的问答,李光耀的回忆录,迪巴的宗教自我意识,为了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不用个人的黑白倒影去审视颜色,但不鼓吹,这一趟与夫人还是决定共赴柏斯彩虹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