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港环视:精英高塔在崩坏/夏庭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炮轰那些高喊为马来人权益斗争的学者,不但对我国滥权和违法事件保持沉默,更糟糕的是沦为腐败者的马屁精。

几天前他才说过要成为“马来英雄”不难,不过,若是这样做了,这无异于制造分裂和敌意,实际上是背叛国家。安华斯言,分量不可谓不重!



无独有偶,香港那边,曾担任香港大律师公会副主席的资深大律师蔡维邦,指责大律师公会的主要成员四个多月来对日益激烈的暴力事件“可耻地保持沉默”,更因此愤而辞去公会副主席等职务;这是该公会自成立以来未曾发生的事,其崇高专业形象难免受冲击。

蔡大律师同时怒责暴力示威者目无法纪,将破坏行为“合理化”及“浪漫化”,令社会秩序瓦解,不但影响市民,也对香港经济及有限的自治带来严重影响。

蔡维邦也严斥一些异见领袖利用港府及警察在处理本次事件的一些失误,为暴徒开脱罪责。蔡大律师并不“亲中”,实际上,去年他曾为涉及旺角大冲突的死硬派港独分子梁天琦极力辩护;如今连他都对香港激进分子毫无底线的行径看不下去了,可见事态之严重!

回看大马,相信很多国人未曾料想我们这位仕途多舛的“候任首相”,此刻会对本身族群的精英阶层说出如此刺耳的话,他这不是给自己接任首相大位之路添堵吗?合理的解释应该是他对我国政治极不健康的发展态势忧心忡忡!



安华口中的“学者”,当然是饱学之士,也是社会精英,当中很大一部分很可能是领公帑的高官;而蔡大律师原属的专业团体,同样也是社会精英,甚至是精英中的精英,是我等升斗小民眼中高不可攀的高塔。

律师被通缉

医生涉街头暴力

近期我国警方宣布有21名律师因涉嫌犯罪被通缉,包括一名前州议员。要成为一名律师并不容易,得经过多少年的苦读及熬过多少场严酷的考试?这些人居然知法犯法,令奉公守法的普罗大众大失所望!在香港,竟然有医生因变成“勇武者”,参与街头暴力行动而被捕。身为医生,其天职是救死扶伤,即便是在战场上也是如此(除非他放弃医生的身分),这是全球医务人员长久以来共同维护的崇高职业操守,这个香港医生之所为严重破坏了这一专业的崇高形象!

除了律师和医生,当然还有各个领域的精英,例如资深的政客、媒体人、教育工作者、才高八斗的作家、大红大紫的明星艺人、留洋学者、访问学者、科技奇才、大学讲师教授,甚至是大学校长等等,族繁不及备载。

政府大学之所以叫“政府大学”,顾名思义是属于全民的高等学府。在我国,有几个政府大学的校长拿着出自全民纳税钱的高薪去搞单一族群的“尊严大会”,公然打压其他共同建国和卫国的族群,开国民团结的倒车,真是匪夷所思!龙头大学的校长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教育界问题多

香港的教育界问题也不小。有中学的戴姓助理校长在社媒上公然诅咒所有“用过暴力的警察”子女皆死于非命!(警察于必要时不能使用适当暴力以维持社会治安,做什么警察?)这样的人如何“为人师表”?这个助理校长过后也没有受到严厉处分。实际上,香港的教育系统早已沦为宣扬反对中央政府、仇视中国大陆,乃至于仇视整个中华民族的重灾区,香港传媒及部分宗教界亦如是,再加上境外势力的大力加持,他们搅乱香港只是早晚的事,其最终目的就是夺取香港管制权,并配合境外势力搞乱中国大陆。

特朗普对香港乱局的表态前言不对后语,显然将香港作为对付中国的棋子之一;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更冷血地说“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如今这道“美丽的风景线”已移植到西班牙(西国的警察显然不比港警仁慈),从香港的“Be Water”升级为“Tsunami Democratic”了,难保日后不会“荣归”始作俑者的美国本土。

和平示威的确是民主社会的公民权利,哪怕要长期罢工罢课罢市甚至绝食抗争都可以,但香港那帮“勇武派”毫无底线的粗言秽语和暴力行径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我国的许多学术精英在评论香港乱局时有一些奇谈怪论,例如激进分子和警察“各司其职”论、政府尝试“把所有人变成毫无生命的机器”论、“光头阿Sir被高调巡回整个中国大陆”论、“香港警察的暴行与日军侵华及纳粹逮捕和杀害犹太人行为无异”论、“新屋岭扣留所更可以与犹太人集中营相比”论……我都不敢相信这些荒诞无比的论调出自我国名牌大学的资深老师甚至留洋博士、学者之手!

过去,人们常引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来表达对各领域精英的敬仰之情,如今已大不如前。精英的高塔在崩坏,孰以致之?

(稿酬捐南洋报业基金,受益人为王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