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中国 2种人格/蔡元评

10月1日,中国大地上出现了两个强烈的对比。北京天安门盛大阅兵,五星红旗飘扬,宏亮的庆祝建国70周年。

在大陆边缘的香港,成群结队的暴民则在街头高举美国旗,破坏象征中国的事物,挑战警察,呼叫美国接管香港。



理性断层法治崩溃

香港出问题了,而且是极大的问题。港人归咎北京,说事源不在己,而是北京治下,香港不民主、 不自由;自己是“港族”,不是中国人,要脱离中国独立!港族如鱼得水,因为特朗普总统赏脸,要求中国以人道对待香港,否则会影响贸易谈判;就连NBA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莫雷也来抹粉,说支持香港民主自由!至于特朗普一向天真絮聒,莫雷政治朦瞳,就不必费神去查究了!

《纽约时报》却刊出了港青凶残殴人,滥用暴力的真相。文称,香港街头的骨干分子“已越过界”,袭击民众,打砸焚烧地铁、店面,认为没有什么是绝对不能做的。

《华盛顿邮报》则记录了美国警察枪杀民众的人数:2019年至9月,700人;2018与2017年,各为992、986人。警察代表法律尊严,开枪制暴,天经地义。而港青公然把警察用作泄愤的靶子,围观的群众则高喊“黑社会,黑社会”助威。此情此景,不论从哪一个角度衡量,香港理性已断层,法治崩溃!

一国两制助长骄气



香港回归后,只有两个变动,一是地区象征:降米字旗,升五星旗、摘下英国皇帽徽章换上紫荆花;二是由社团推选香港特首,取代伦敦官派总督。其他完全沿袭殖民地的成规:外籍大法官继续执法,港警继续以英式姿态操步,英粤语仍然是官方语文,学校以粤语教学,写繁体字,人民进出自由,全球传媒自由采访。更宽松的是主导街暴者被捕后不但立即由法院释放,并公然和外国政要会议。而中国元素:中国历史、中国公民意识、中华民族本位,则从未随着回归接续给港人。

称香港践踏人权是世纪的大谎言!在任何一项国际机构排名榜上,香港民主自由常居最前列。准确的,是一国两制助长了港人的骄气,使港人在殖民地时期养育的“高等华人”意识更高涨;认为一国两制是北京对香港生态的一种“敬仰”,一种“乡下人”对“城市人”的必然“退缩”。就连儿童也不屑大陆,上街暴力;认为只有纽约、伦敦才酷;妄想本身是变种后的“新港族”,和黄河流域钩不上关系!

香港传媒、教育机构、社团、教会、和影响力人物没有一个站出来强力谴责暴力;若有,则是态度暧昧的递出“双方节制”之类,牛头不对马嘴的微弱呻吟。

政治是庄重的事业

在天安门广场,军人锵锵正步、高科兵器轰然列队、10万青年簇拥表现国家民族展望的巨大花车昂然进场。通过大阅兵和联欢,中国展示了实力。法国《回声报》提醒各方,中国8项高科领跑全球:稀土产能与运用、锂电池、再生能源、超级电脑、太空竞赛、专利申请、信息产业、人工智能。而更多的,是外界感受不到的许多社会建设:法制、产业结构、公共服务、文娱活动、教育等。北京的欢腾也必然引起自诩民主者的一再酸词,包括:专制、剥夺人权,剽窃外国科技等。

毋庸置疑,政治是中国极少数人才能参与的领域。北京的天空,看不到在朝办事,在野扯后腿,互揭疮疤,把政治当玩偶的西式民主;更听不到名嘴绘声绘影,扮演权威,高山凛然的模样。简单说,政治是中国精英汇集的庄重事业、沙盘推演的“作战中心”。中国共产党对无理取闹的党员和民众一视同仁,从严惩治。严谨治国,有理不饶人,说明了为何中国在短短的30年就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愚蠢的政府结构

《外交事务》发表了马凯特大学教授阿扎里 (Z. Azari) 的文章:“美国政治危机的根源(The Real Roots of America’s Political Crisis)”。文称,美国的败象,完全是当局无力重建政府结构,以应急速变化的现实所致。阿扎里指出,美国行之有年的“选举人制度”和“单一选区”是造成白宫和参众两院构胶着,内讧不断,政策对不上口的原因。若不将此“愚蠢的结构”打破再造,美国势必沦陷!

民主建立在因时、因地、因人的三个架构上,通过行为规范维持群体和谐,并无全球一致的模式。民主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愿望,但并非空泛的口号,而是良策的体现;但也很容易被颓废的民众用作叛逆的借口,更是政客打击对手得心应手的榔头。港青打砸焚烧,和当年红卫兵横行,自残的心态同出一辙。

阿扎里指美国政府结构愚蠢是对政客的激将。美式民主的确已到了临界点,但尚不到愚蠢的地步!

中国实践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其命题和成果毋庸置疑。必须关注的是民主是与时俱进的产物,有如大坝治水,沧海桑田,源远流长。高质、高量、浩然,适时调控、收放自如的大坝才让万众敬仰,叫世界瞩目!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