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斯科特《反穀》

大规模农耕社会的文明形式,并不是同一个时代在世界各地出现,它是经历千辛万难,在原来的数个特殊环境条件的地区开始,逐渐取代周遭不同的文明形式,夺取它们土地与人(更可能是活得自由快乐并且健康的人),终究成为地球最有支配力的文明形式。



虽然公认为最早的农业社会——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城邦兴起之前,以农耕与畜牧为生的定居形小聚落,已经在1万2000年前,出现在黎瓦特(Levant)地区,可是从聚落演变成邦国,却花了好几千年的时间,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一段“空窗期”?

为什么以农耕维生的生活条件如此恶劣还是取代了其他如採集——狩猎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历史出现的大型邦国都以农耕谷粮(植物种子),而不是茎根类植物作为主要的生产作物?

这本书的作者就是要深入探讨农业与邦国体系的建立,人类与驯化动植物之间的关系,也间接的描述了一段前文字社会的历史。

在定居形式的聚落村庄出现初期,人类社会更多是以採集——狩猎,转移种植(Shifting Cultivation)之类移动性质高的形式存在和更广泛分布在地球各地,但是定居形式,用了一些“诡异”方式,如与被驯化的动物相处所演变的新疾病, 比较高的繁殖率(虽然定居形式会患上更多的疾病,导致小孩更容易死亡,但是定居形式,可以让母亲在一生里生养更多小孩),逐渐逼退,取代了其他的社会形式。



优越环境提供长久定居可能

城邦形成的先决条件是长久定居性质的聚落,而定居形的“聚落村庄”多起源于“湿地”,因为在这种生态环境里,作者解释说可供作食物的动植物丰富之余,这里的动物多是,在生态学里属于食物链中较低位置,不具有迁徙行为的小型生物,同时迁徙动物也会因此路过此处,再加上潜地多拥有两种生态环境,淡水与海潮交替之处,聚居在此的人无需作长距离的移动就有相当可靠的食物来源,另一个重点是湿地水道的运输功能,这些优越的环境条件就提供长久性定居的可能。

但是聚落村庄并不会自动升级到城邦形式(这期间花了数千年),其中一个重要的“催化剂”,就是气候的改变。

两河流域在大概6000年前经历一场环境从潜润转变较为干旱状况,海平面与河水流量降低,导致能够提供食物的地区减少,因而驱使更多人群聚集在一起,形成更大型的村镇,为了维护土地与人力资源,邦国制终于成形。

以农业为本的邦国以及日后的帝国,所耕耘的农作物都以谷粮(小麦、稻米……)为主,因为这是最理想的税收品,谷物播种到成熟成收割有一个相当明确的周期, 收获易于计算评估和储存运输,没有这种适宜的税收品,邦国就难以成立。

动植物与人类彼此驯化

书里后面部分有一个挺有意思的观点,历史上所谓的“黑暗时代”,(通常指的是帝国,或者强大中央势力的崩溃), 一般平民脱离了强制性的管辖,会不会过得更自由与富足?或许对于非定居型民族(一般上被帝国历史记载者称为“野蛮人”)是件好事,而在帝国强盛时候,对他们才是黑暗时代。

这本书里所提及的论据,其实都出自众多考古学家对古代文明遗迹的研究报告与著作,只是作者以超强的洞察能力,把它们整合串通一起,形成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为人类历史会有邦国制度的出现提供了坚实可信的说法。

读完此书,我不禁想到,人类一开始并不是为农耕演化,可是这几千年,农耕文化却影响我们的演化,我们看似在驯化某些动植物,但这是动植物也在驯化着人类,在一个拥挤的环境互相适应。

迷读志:黄国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