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大一旦变质 认清民族罪人/林元情

财政部长林冠英回应拉曼大学学院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从去年的550万减少至今年的100万的发展拨款时说“只要马华愿意放弃拉曼大学学院(下称拉大)的控制权,政府将在今年和明年分别发放3000万令吉给该校”。

而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日前在国会答复魏家祥博士的提问时说“教育部在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时有为拉大申请3000万的拨款”。



从这两位部长的谈话中,让人可以清楚的看清有人是如何“砍杀”一间为华社中下层几十万清寒优秀学子、提供受高等教育机会、为国家社会栽培了数十万青年专才的私立大专院校!

虽然,林冠英多次强调政治与教育必须分开,政党也不应该控制大专院校,但是,他的做法却恰恰在自打嘴巴,事实上,假如不是马华创办了拉曼学院(后来升级为大学学院),民主行动党的党领袖包括郭素沁和曹观友以及其他等等,不知道要去哪一所大专深造。

这是不是证明了,马华并没有将该党的斗争路线与思想,强加在它所创办的拉大及列为拉大学子的必修科?

而几十年来,拉大为行动党栽培了这么多的领袖党员和支持者,行动党不对拉大感恩也就罢了,林冠英反而步步紧逼,向拉大开刀,非逼马华放手不可。

难道说,当了政府的行动党,已经不需要从拉大出来的精英成为该党的党员和成为该党的支持者了吗?



而从拉大毕业出来在行动党内担任高职的党领袖,看到母校面对不理性的打压,竟然也可以装聋作哑默不作声?

马华从没干涉拉大行政

更重要的一点是,拉大虽然是由马华所创办及管理了半个世纪,但是,马华却从来没有干涉拉大的行政工作,这可从5·09大选时,几十万拉大的毕业生,究竟有多少个将手中一票投给国阵,尤其是马华的候选人已足以证明这一点。所以,假如自称为马来西亚人的林财长,能身体力行做到他所说的政治归政治、教育归教育,每年不中断的类似大手笔拨款给玛拉一样同等对待拉大,让拉大行政管理层把拉大办得更出色、让拉大的软硬体设备获得更适应与随着时代的需求而提升,那么,相信拉大的师生和华人社会,会把林财长当神拜!

而林财长大概忙到没时间去思考,人民对希盟的支持率从5·09的85%跌至现在的35%,是不是跟林财长要致拉大以死地,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点关系?

另一方面,过去曾经被喻为行动党超人,也是当前马中商务理事会总执行长的丘光耀博士更建议“马华让拉大转型为政府大学,那他将要求林冠英公开保证,今后将以对待玛拉的标准拨款给拉大”。

谁能保证招生准则不变

这样的谈话根本就是口无遮拦,不知所谓,甚至是要把拉大送入虎口,因为,有谁能保证日后拉大还能保持创办以来的办学方针与行政管理和招生准则不变?

一路来,令华社与华裔优秀生大吐苦水与高度不满的政府大学行政管理与招生制度以及在刚过去的4所政府大学所主办的马来人尊严大会,马大校长在会上所发表的极端言论,以丘博士过去大义凛然的作风,不是已经出口成“章”了吗?

尤有进者,当年政府收编独中改制为国中(现在称为华中),所给予的一切保证,现在怎样了?

还有,国内数以百计的全津华小,是否享有如国小一样的福利?大家心知肚明!

所谓前车可鉴,假如马华公会为了得到那区区帮补拉大一年开销的3、5000万,就拱手让出拉大的管理权,甚至将拉大转型为政府大学,那马华的衮衮诸公将成为民族罪人,还有何面目去面对江东父老?

同样的,强力打压拉大的林财长的做法更不是智者所为,而建议拉大转型为政府大学的丘博士更是幼稚天真,一个不小心必将沦为千古罪人,期望这些在其他拥有至高权力的人还在搞什么尊严大会来维护他们族群利益时,还自诩为马来西亚人而沾沾自喜的领袖们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