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沈志勤:恐影响食物链
海域受“微塑料”污染

巴比安(左起)、沈志勤、慕尼尔及阿斯曼前往丰盛港丁宜岛巡视人造暗礁工程。

(丰盛港18日讯)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沈志勤披露,根据初步研究显示,大马的其中一个海域已遭受“微塑料”污染,而另一个海域则处于半污染的状态,大马海洋污染情况已拉响警报。

他指出,马来西亚登嘉楼大学(UMT)自2016年起针对湿地、角毛蚶、盲曹鱼、海域水质、水界面及沉积层物进行研究,而去年该大学与大马渔业局也针对大马海域展开一项微塑料污染的研究报告。



沈志勤说,以娜吉哈博士为首的研究团队,在全马各地的海域采取水质及海产的样本作为研究检验,结果发现大马的海域也逃不了“微塑料”污染的祸害,初步报告显示大马其中一个海域受微塑料污染,甚至可能会影响到食物链。

“我暂时不会公布受微塑料污染的海域名称,避免引起人民恐慌。”

沈志勤周四在大马渔业局总监拿督慕尼尔的陪同下,前往丰盛港巡视人造暗礁工程后,向媒体发表谈话。

他强调,这问题若未能妥善解决,以后人类会把微塑料吃进肚子,虽然目前不清楚“微塑料”是否对人体含有危害性,但这已演变成重大的问题。”

“检验出的微塑料直径为1微米至5毫米,非常微细,海洋生物或误当食物,而把它们吞下。”



报告料明年初出炉

他表示,许多人把塑料垃圾丢入河内,河水流到海洋变成海洋垃圾,假设鱼类误食微塑料,最后人们再吃鱼,从而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沈志勤补充,这项研究不仅在大马海域进行,同时今年起研究团队也在河流采取样本展开化验工作,有关“微塑料”的完整研究报告预计在明年初出炉,接下来会探讨应对方案。

“塑料需要1000年的时间才能分解,希望人们重视环境问题。”

他以身作则,自备水瓶而不使用一次性的塑料水瓶,同时他奉劝国民减少用塑料、塑料吸管、使用环保购物袋及购买新鲜蔬菜等,尽量减少购买塑料包装的蔬果。

陪同参与人造暗礁巡视工程的包括大马渔业局副总监拿督巴比安博士及丰盛港县长阿斯曼。

研究团队在大马海域采集的样本,用显微镜放大后,观察到的微塑料。(照片由大马渔业局提供)

平均每10克粪便测出20微塑料

去年10月,维也纳医科大学等研究团队发布一项研究成果,确认8个国家调查对象粪便内,有严重污染全球海洋与河流的“微塑料”,而每人体内的微塑料多达9种,这是全球首次对人体内“微塑料”的研究。

调查对象平均每10克粪便,可检测出20个微塑料,其中多为用于食品包装等的聚丙烯以及制造塑料瓶的PET塑料等。

不久前,大片海洋垃圾在太平洋移动,面积相等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大小,垃圾包括塑料、废弃的渔网及汽车轮胎等。

潜水员因公殉职

人造礁命名马纳

近20年来为海洋保育工作而献力的潜水员马纳最近因公殉职,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沈志勤宣布,将位于柔佛州丰盛港礼玛岛(Pulau Lima)的人造暗礁以其名字命名为马纳伯暗礁(Tukun Pak Manap),这也是全马首个以潜水教练名字为名的人造暗礁。

沈志勤指出,适逢10月20日为大马海洋公园日,大马渔业局耗资近50万令吉打造34个钢筋水泥人造暗礁,放置在丰盛港礼玛岛(Pulau Lima)约1海里处水域,作为鱼虾繁殖的温床及休闲用途,惟在本月15日(星期二)潜水员马纳在该处完成第二次的深潜检查后,返回船上感到不适,送院途中心脏病离世。

他说,63岁的马纳伯曾在关税局、渔业局及海洋公园担任潜水教练,直到5年前退休,执教多年,培育潜水学员,桃李满天下,更是潜水业界的风云人物,即使退休后仍从事海洋保育工作,以及协助观察海洋生物及水域的变化等。

马纳栽培数以千计的潜水员,也是海洋保育工作的爱好者,其爽朗个性深受家人、同僚及学员们的爱戴。(新海峡时报摄影祖基菲里提供)

置放人造暗礁供龙虾繁殖

放置人造暗礁的计划是在丰盛港海域置放17个供龙虾使用的人造暗礁,以及17个休闲用途的人造暗礁,可让鱼虾繁殖、避水流和集聚,同时可以躲过拖网渔船的围捕。预计只要约一年时间让鱼群聚集,该处就能成为游客观赏水底世界的好去处。

其中供龙虾使用的人造暗礁重5公吨,而休闲型人造暗礁则重约10公吨,每个人造暗礁为1.5米高。

拟扩大海洋公园范围

沈志勤表示,目前宪报上,全马共有42个受保护的国家海洋公园,政府计划在2025年扩大海洋公园范围至1000公里面积为目标,以强化和保育丰富的海洋资源,希望各州政府能踊跃参与。

他表示,许多州政府对海洋公园未做准备,若州政府想了解更多渔业局如何管理海洋公园的作业,可安排州务大臣进行考察提供更多资讯,设立海洋公园不仅能保育生态、渔产让渔民增加收入外,也能促进旅游业,是一举多得的策略。

他说,未来政府也要朝向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前进,接下来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将与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探讨设立保护区的工作,也欢迎非政府组织或机构协助提供建议。

出事前称最后一次潜水

“马纳说这是最后一次的潜水工作,结束后正式退下来,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

阿都马纳58岁妻子西蒂罗哈妮告诉记者,这是马纳周二出门前,向她道别时的最后一句话。

她透露,马纳是家人和同事的开心果,担任公务员超过30年,长年热爱潜水,即使退休后仍会承接一些潜水保育工作,包括放置人造暗礁及观察海洋生物等。每次出海都会有一班潜水爱好者载他出门。

“平时定期做身体检查,除了有一点尿酸外,没有其他疾病或心脏病的症状。”

大马渔业局潜水员尤索里指出,事发当天(15日),他与马纳乘船出发到礼玛岛巡视人造龙虾暗礁安装工程,上午11时顺利完成第一次潜水,直到下午5时再进行第二次潜水工作,潜入20米深海底观察人造暗礁的情况。

他说,潜水半小时后,他们陆续登船5分钟,当时他们与另外两名船员都有说有笑,直到马纳申诉感觉呼吸困难,身体冰冷,他马上协助马纳解开潜水服,让对方在船上休息,开船直往最靠近的丁宜岛诊所,因诊所没人,只好把船开往陆地,把马纳送往丹绒乐曼诊所就医,当时马纳还有意识,最终抵达诊所时,医护人员宣布马纳心脏病发作不治。

独家报道:苏韵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