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中心“熄灯日”遭爆窃
桔榔小贩悲怒中道别

一些小贩特地回来与同僚道别,情况感人,后排右三为潘国全及詹贵致(后排左三)。

(巴生15日讯)桔榔小贩中心在迎来“熄灯日”之际,却发生有档口遭宵小爆窃,撬走摊位铁闸兼偷走找吃工具,令小贩们愤怒不已。

为让路兴建轻快铁第3路线(LRT 3),小贩在巴生市议会发出最后通牒后于近期陆续迁离,岂料人未走,小贩中心就开始成为宵小觊觎的目标。



尤其在靠近结业大限的几天,因多数小贩已停止营业,只有一些友族小贩摊位未清空,因此成为小偷目标,其中丢失物品包括食物架、石油气桶、碗碟、锅炉等,甚至有至少10个摊位铁闸不翼而飞。

此外,小贩中心也因没人营业,卫生状况非常恶劣,灰尘四布、遍地垃圾、积水等,一些桌椅甚至被偷走,建筑形同一片“废墟”。

一些档口铁闸被撬开及偷走工具,小贩们大感不满和愤怒。

人脏并获 小偷落网

根据今日回来聚首道别的小贩们指出,其中一个小偷甚至在光天化日下造案,结果巧遇回来收拾东西的小贩,人赃并获,再报警将其绳之以法。

他们也感叹,一些友族小贩尚未找到落脚处,如今还遇宵小偷走找吃的工具,可说是屋漏再逢连夜雨。



桔榔小贩中心周二迎来“熄灯日”,也可见建筑显得冷清空荡。

该小贩中心有40多个摊主,华裔小贩与友族小贩各占一半,其中,70%华裔小贩已租到新店或摊位,其余30%则因找不到合适的经营地点或因租金太贵,被迫暂时休业。

友族小贩中只有2 位摊主租到新店,另外2 摊在别无选择下,只好到市议会指定地点之一,即市议会广场经营,换言之,其余小贩则因为尚未找到落脚处,而选择暂停营业。

小贩趁最后“熄灯日”,尽速前来搬走大型工具。

小贩谴责市会保安疏漏

小贩代表詹贵致更今日声泪俱下,指责市议会不顾小贩中心的保安,以致小偷行窃及破坏,他也控诉友族小贩的饭碗和生计,没人关注。

“我们各族小贩在这里一起生活了数十年,友族小贩生计没着落,真心希望有人可关注此问题。

“我始终期待市议会未来会再兴建一座集合3大种族的小贩中心,以便优先考虑让上述原有小贩迁入,也让昔日各族和谐共处经营的和谐画面,不会走进历史。”

建筑内部餐桌布满灰尘,不堪入目。

潘国全:未立即拆除 

市会须关注防变毒窟

雪隆贩卖商联合会投诉局局长潘国全指出,尽管小贩中心今天正式停业,惟不会马上被拆除,为此,希望市议会注意此建筑废置后的问题,从而避免沦为小偷、吸毒者积聚的黑区,并影响附近商民生活。

他说,如今,小贩中心卫生问题恶劣,尤其满地垃圾及多处出现积水现象,或可能成为蚊虫滋生温床,以致成为骨痛热症热点区。

“市议会不能放任不管,指示小贩迁走后,也应关注建筑卫生环境,避免引发不良后果。”

张钛斐

店铺须设在显眼处 

——张钥匙贸易商●张钛斐

尽管租金高昂,不过,本身最终选择搬迁到附近的巴生城中坊(City Square Mall)经营,主要考量生意需要一个容易接触人群的门面,加上这里熟客较多。

我经营钥匙兼做汽车门锁,最需要被消费者“看到和找到”,因此就算广场内部店面租金较便宜,却不太适合租借。

大概1976年期间,我原在哥打桥底营业,后来辗转搬迁到桔榔小贩中心,如今,这里市场也变化颇大,过去华人消费者居多,如今则转变成马来消费者居多的市场了。

阿兹哈(左)与家人前来收拾剩下的餐具。

数月前已着手外卖 

——马来杂饭业者●阿兹哈

市区始终是本身的经营大本营,在此营业6年,也建立不少熟客来源。

我本身早在5个月前就开始使用网上外卖公司Foodpanda的服务,希望在搬迁到市议会广场(Plaza MPK)营业后,还能继续锁住老顾客的芳心。

“我也了解,外卖服务价格会抬高食品价格,但也别无选择,毕竟在决定选择搬迁到市议会广场后,已预料会面对人潮少的现象,未来还得见步行步,希望一切会变好。”

在桔榔小贩中心能受到欢迎的主要原因是以低价销售经济饭,一盘4令吉50仙,颇受附近打工族的欢迎,其他加料产品的标价,都是一般客户群可接受的价格。

李东贵

整顿数日重新开业 

——早餐销售业者●李东贵

今天主要前来收拾小型物品,大型的就得等待罗里明天有空档后,才能清空。

原本约好的罗里今天不能来,所以只好再拖延一天。

我本身已找到落脚地点,即市区内的满洲茶餐室,不过,无法马上就投入营运,毕竟还有一些东西未搬齐和整理好,预计再过3、4天才会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