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币国际化的地缘阻力/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从货币发展史和全球经济发展来看,以人民币国际化推动中国经济的思路和建议无可非议。

国际资本的进入、国际贸易的扩大将从需求方面推动人民币走向世界,也势必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不断加深。



这一进程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和长期经济结构的调整。

但在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人员看来,现在全球经济发生深刻变化、逆全球化趋势不断演变的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还是应当放在地缘经济和地缘货币的发展和竞争中予以考虑。

在当前国际环境下,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思路和路径都需要重新予以研究。

在全球经济和金融发展趋势看,人民币国际化与中国的对外贸易、对外投资一样,都会遇到很大地缘阻力。

安邦咨询的首席研究员陈功提出,在以自由主义为代表的全球化逐步退潮的时候,各个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呈现出地缘化发展的特点。



在这种背景下,即便世界出现更新的力量,如人民币作为新的地缘货币的兴起,建立在国际金融领域修正秩序与规则的话语权,也将同样建立在地缘优势的基础之上。

地缘货币崛起

同时,随着以美元为代表的超主权货币的逐渐衰落和以“后金本位”为代表的地缘货币的崛起,主权货币的地缘化趋势越来越显著。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过程,也将与中国所处的地缘环境息息相关。

这也就意味着“一带一路”沿线会是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获得空间的主要地区。

虽然目前占优势的国际贸易和国际资本的构成主要来自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未来这些国际主要货币与人民币更多的是竞争和合作的关系,人民币海外市场的增量空间需要从“一带一路”沿线的市场来获取。

借力“一带一路”

在当前全球货币“再宽松”的背景下,各国央行的宽松政策也越来越表现出“货币冷战”的趋势,意味着各个金融市场会筑起货币的高墙,以防止资本对本国金融市场和经济的冲击。

虽然中国的资本市场开放会吸引国际资本的流入,可更多的资本会倾向于风险较小的货币。

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已经反映了这个趋势。

尽管中国央行可以通过与香港金管局的合作来干预香港的离岸市场,但很难想象其能与伦敦、纽约等离岸市场建立如此亲密的合作关系,以“控制”各个人民币离岸市场。

这种“货币战”的倾向使得人民币面临的是各个主要地缘货币为代表的金融市场之间的竞争,那么在中美贸易摩擦长期不确定性加剧的情况下,资本的流动会带给中国市场的影响也会加大,这不是中国加大开放所能改变的。

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需要向“一带一路”上受中国地缘影响较深的区域来扎根,以形成人民币的长期影响力。

此外,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情况下,数字货币作为一个新地缘货币的市场空间,也是人民币国际化布局和发展的一个方向。

正如安邦咨询过去所强调,数字货币实际上也是地缘货币的一种外在形式(从金币,到纸币,到数字货币),会与各国央行的主权货币产生竞争,反映的仍然是地缘资本的影响力,它的兴起也是后金本位时代的一个趋势。

在这个新的地缘空间领域,人民币和已有的主权数字货币同处于一条起跑线,而且都面临跨国企业和新的支付巨头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推动人民币数字货币的发展,培养人民币的数字空间,也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新的空间。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

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