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霾中窥视近邻外交的朦胧/游枝

诗人吕育陶他拍下吉隆坡烟霾迷漫的照片,说是一幅首都水墨画,朦胧得有层次。

如此隐约的形容我们在不健康到有害的环境中苦苦生存,令人联想到中国空气极度劣化的那些日子,也有过一句诗说,“牵你的手,看不见你的脸”,对到吕育陶的吉隆坡水墨画的形容,真是异曲同工。



空气污秽到令生活的能见度低到犹如水墨画般迷朦,绝不是称许赞美,是诗人他锐利精深的洞察与感受,无奈却还有讽刺权利的抗议。

中国的环境受到破坏,空气污染到危害人、畜与大自然,是长年追求经济利益、忽略照顾环境,是自己一手造成。

外交交涉力道不足

我们几乎年复一年,都要面对烟霾毒害一段时日,毒来自邻国印尼。

依照外交条文,也可按国际法则,我们都有充份的权利向印尼政府作出抗议、提出损害赔偿要求并可强烈要求印尼政府得作出有效的减轻与终止烟霾的再发生。



外交权利虽然明文限定我们可以向印尼作出交涉,不过,这些年来,每到烟霾来袭,只见轻微的外交动作,完全不见有力有效的抗议、交涉,当然烟害程度也就没有得到改善。

大家都明白,有一大堆的原因,包括睦邻、文化、经济还有不容碰触的敏感因素,形成了交涉的障碍,才会迫得全国国民每年吸一段日子印尼毒烟。

佐科道歉于事无补

前些日子,印尼总统佐科来访,他开口说,很抱歉,要你们挨受烟霾的苦闷。这是有烟害以来印尼政府对我国民唯一一次带有歉意的言语表示,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佐科总统过后看来没积极进行减轻烟霾危害的工作,也许,他和他的政府根本无力处理自己国内引发的烟霾灾害问题。

印尼总统说了对不起过后,印尼烟霾照旧爆发,只有少数人会抱怨,说佐科总统既然明白我们被强迫吸印尼毒烟令他感到有亏疚,为什么不进行减少或终止印尼烟霾的工作。

多数人其实在佐科总统说对不起的当时,就明白这只是外交用语,不见得是有兑现效力的承诺,大家知道在人家的国家首长说过抱歉之后,别以为烟害就会比过去稍为减轻或不再危害我们。

脆弱的东盟内部外交

回看过去好长的年月,印尼烟霾问题,始终停留在各说各话的吵闹阶段,受烟害的我国及新加坡,有自己的申诉与抗议。

但是,祸源的印尼,又有他一套理由充足的自辩,说烟霾的发生,虽然地点在印尼,却因为来自我国与新加坡在印尼的企业,运作上造成每年一定期间烧芭引发大量浓烟,随季候风吹向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如果是外资企业的运作造成定时的烟害,责任还是在印尼那一边。

印尼在外资法规中若能添加管制燃烧的限定再加明文的处惩条例,是一个可能减轻烟害的可行办法。

不过,在烟害频发的地区,外资可能只有现行的燃烧手段才有利得,若不得使用这种原始办法,企业得不到设定的利益,就不会有大量的外资到来,这又是印尼经济利益的大问题。

烟害久久不能减轻又无法通过外交去处理与解决,还有一个原因,是印尼毒烟,受害的,只是新加坡及马来西亚,其他7个东盟国家不受烟害困扰,这些国家有事不关己的借口,所以,无法形成东盟共同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