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中希盟死穴的GST/许世平

大马经济研究院建议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重新实施消费税(GST),还建议将税率调低至3%。

该院主席丹斯里卡马尔沙立认为消费税对全民征税,是公平的税制;虽然此税制会影响弱势的贫困者,但借着豁免条款仍能保障低收入群体。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此回应说,如果人民有要求,认为消费税比销售与服务税(SST)好,政府将考虑重新实施消费税。

5·09大选前,希盟将废除消费税列为竞选宣言,通过这场营销策略和抢出线的政治秀,激发渴望,鼓动选民去认同,并俘虏选民。然而在胜选后,希盟随即以销售服务税取代,替代税制却没法填补消费税的税益缺口,也没能抑制物价飙涨的实效。

现在的问题是,倘若恢复实施消费税,再耍一次政策U转,还让希盟再给自己打脸,也暴露了希盟空想主义的虚幻。

过去貌似为了群众利益,而愿意搁置的争议,例如希盟政府最后撤销《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国际公约》的签署,引起一些学者及评论者的訾议,也让一些民众产生恶感。



暴露执政机制失能

希盟今次可能会因政策的摇晃不定,再让政敌有机可趁,借题发挥,处处点火,惹事生非;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更在推特留言“ABCD……GST”,调侃希盟政府,一键戳中希盟的死穴。

对目前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及地区落实的消费税,有者说它是较佳及公平合理的税制,因为层层报税和层层扣税,透明而且更有效,还能防堵漏税逃税;也有人甚表疑虑,担忧它会再激起市场新的一次性通胀,再搅动起另一波涨价潮。

可是,真实的情况是,在消费税废止18个月后,政府再要考虑恢重启旧税制,就会再暴露希盟执政的机制失能,说明希盟仍未能打破国阵掌控的旧世界,也未能建立一个勇敢的新世界和新的政治秩序。

从政治层面分析,显然希盟没法颠覆传统政治,仍未能摆脱钟摆的循环宿命论,也未能对旧体制完成伦理改造。虽然改朝换代是民主政治的进步观,但未来一切仍旧模糊、充满风险及不确定性。

让民众相信才有实益

对要否恢复消费税问题,经济学家佐摩博士则建议政府实施精明税,他认为应该通过扩增投资,刺激消费,扩大经济体量,给低阶层民众增加可支配收入,给参与研发型投资的企业提供税务奖掖,以刺激经济的供给面作为实现经济增长的路径。

其实,不同的税制编制及经济规划,都各有利弊风险;关键在于民众对政策的信任度。

1933年,美国经济萧条,银行破产、工厂倒闭,总统罗斯福实施新政,推动经济改革,制订公平竞争法则,以工代赈的政策,种树建坝修路,最后拯救了经济。

罗斯福激励人民正视问题,承认“黑暗现实”,并相信政府能够解决难题,就因为相信政府,美国人团结起来,同舟共济,并铸造美国的强大和伟大。

5·09大选,因为选民相信,才有了“变天”;刚始执政的希盟政府的任何决策和规划,都充满变数,只有让民众相信,才会有实际效益,只有相信,才会有奇迹。

许世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