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又打“老拳”/江振鸿

近几年来在我国稍微好转的烟霾问题,今年又恶化起来,导致多个地区的空污指数不健康甚至是危险水平,还造成相关地区的学校被迫停课。

烟霾问题自90年代开始,几乎年年发生,只在于程度严重或轻微。



一般上,大家都认为,我国霾害源自印尼的森林大火。

然而日前印尼环境及林业部长指出,目前烟霾部分源自砂拉越,并指责大马4家在印尼的种植公司涉及烧芭。

这些指控,又引发印尼与我国相关部长的口水战。

我不相信大马政府有胆量任由烟霾问题不断“重复”长达二三十年之久;而印尼方面指责大马4家种植公司有份制造烟霾问题,更是说不过去,因为不管是来自哪个国家的公司,只要在印尼运作,身为主权国的印尼,拥有绝对的自主执法权。



反映跟进不了了之

每当到了这个烟霾的“季节”,政府应对方式几乎都是同一套路,就是表示会向印尼当局反映及跟进。

然而每当烟霾一散,这些反映及跟进工作似乎就不了了之,直至来年烟霾再度来袭,又搬出同一套路。

当然,东盟10国在2002年签署的《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议》,无疑是解决烟霾问题的一大进展。

但是,17年后的今天,烟霾依然来袭,可见此协议似乎“后劲不足”。

造成的原因是有关国家不遵守协议,还是受害国家没积极跟进及施压,只是在每年烟霾来袭时,方发发十年如一日的文告。其实,印尼並非我国的敌对国,与印尼当局双向沟通及跟进,甚至在必要时施压,以解决这个烟霾问题,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