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审议,各适其所/胡逸山博士

再过一个月左右,希盟政府的第二份财政预算案即将出炉,社会各界也开始“热了”起来,纷纷盼望预算案里会有一些所谓新的“惊喜”,为一蹶不振的本地经济注入新的动力,希望得以“活起来”。

我国预算案的出炉方法,相比于我略微熟悉的美国政府的预算案通过方法,公平地来说,不能说谁好谁坏,至多只能说各有千秋。



这主要是因为两国虽然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我国迟至去年有通过民主手法换过政府后才勉强算是),但所奉行的民主政治制度还是很不一样的。

美国人对于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三项权力的真正分立还是极有坚持的。所以,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与总统是分开民选出来的。

有时候国会里主导参议院或众议院的多数政党,与入主白宫的总统,是截然不同的政党,如当下共和党籍的特朗普坐镇白宫,而虽然参议院的多数党也还是共和党,但众议院的多数党却是民主党。

况且,美国国会里的党鞭制度可谓名存实亡,总统或其国会里的党领袖盟友们根本控制不了个别同党的议员们根据自身的意识形态(而非党的一致路线)以及各自选民的利益(而非党的整体政治利益)来对议案投票的意愿。

这是因为国会议员们不是被党领袖委派出来代表党当候选人的,而是通过民主投票的党内初选胜出才具有代表党的候选人资格,所以原则上完全没有“亏欠”党领袖什么知遇之恩,当然也就无需服从党领袖在国会里投票意向指令了。



所以,美国总统每年年初左右,即必须公开提出他所心仪的财政预算案,由一些同党的党领袖或盟友们在众议院里先提出(这一点与我国财政预算案必须先在下议院提出一样,因为马美两国皆为前英国殖民地,师承(起码理论上)英国认为下议院应该“掌钱”的政治传统)。

拨款没到手政府须关门

这份只能说是预算的“草案”之所以得以大方公开,主要是因为最终通过与否,以及会被如何修改到什么程度,是完全难以预测的,所以也就没必要保密以防各造洞悉先机来投机取巧的需要了。

但同时这预算草案也必须同时在参议院里“假提出”,因为否则即便众议院在经过漫长的审议通过草案后,参议院也未必就顺水推舟的同意,而是也会有自身的漫长审议,所以倒不如参众两院同时审议,然后由两院的联合委员会来进行沟通进度等,较为节省时间。

而美国的财政预算案在国会里的审议时间也的确是很漫长的,至少会花上半年有多,有时甚至下一个财政年度都已开展了仍未通过,造成政府因为没有拨款营运下去而必须暂时关闭,在特朗普以及以前克林顿时代都曾发生过。

而即便好不容易通过了,这份预算案通常相比于总统之前所提出的草案已然面目全非,个别议员会因为知晓自己手中一票珍贵而乘机搏乱,“威胁”必须要在预算草案里加入“明益”他的选区的一些所谓“猪肉桶”拨款项目(许多也沦为白象工程)方才投票支持,否则即使造成会关闭政府的僵局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美式民主的充分发挥。下次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