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开惯性动物陷阱/黄云浩

趁着九月的最后一个三天连假,上星期与家人跑上太平与十八丁一带小住三天两夜。

除了希望短暂避开巴生谷的烟霾之外,也想花一些时间沉浸在这个有雨城之称的城市,让自己重新学习生活的美好。



什么是生活的美好?坐在角落头的咖啡店,叫上一杯咖啡,一碟印度煎饼或一碗云吞面,读上一本好书,年轻一点的读者可以代入星巴克、拿跌、法司舒Souffle、加上手机或平板电脑,不同场景,但是享受当下最贵的东西——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如果这不是生活的美好,那什么算是? 

对笔者而言,生活的美好在于可以掌握自己的时间。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每个人都懂,多少个了解时间的珍贵?

陈奕迅唱的其中一首名曲《陀飞轮》里的歌词,更像是一针见血地道出很多人们不自觉的生活写照。

同样的道理,在股票市场上赚钱要比很多行业赚钱来的更容易吸引别人的眼球。



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买股票这个动作看似不需要怎么样的付出,只不过在电脑面前按两按就搞定了。

跟其它需要付出泪与汗的劳动力工作,还是朝九晚五白领的付出,老板们深夜里焦虑着下星期的员工薪水,务农的还得看天吃饭相比,买股票还真是一份优差。

股票市场上赚钱要比很多行业赚钱来的更容易吸引别人的眼球。

投资回报各异

股票投资可以致富,据笔者所看所听,所言非假。但是致富这一回事,定义大有不同,笼统与市侩地划分一下,富有级别之分。

有亿级股票投资者,也蛮多数的千万级者,百万级别的也比比皆是。

问题在于,这些级别的投资者,跟他们所处于的年龄组是成正比的。单靠投资可以进军亿级的四十岁组应该是稀客,五十岁组的应该也就相对上多了很多,六十岁以上应该属于大多数。

至于能进军百万级别的,应该就参差不齐,二十岁组到六十岁组的都有。

除了起跑点不同之外,几个正确或是错误的股票选择,就好像在火箭发射时,如果以每米(m) 尺差1厘米 (cm) 的距离偏离了它应有的轨道,那1厘米的距离会随着地球与太空的距离(大慨360公里)增加,等升到太空时,跟原有的定位会相差至少300公里,等于新山与吉隆坡的距离了。

跟着自己的步伐走

有没有想过,到底是什么因素影响或决定你在60岁退休时的组别?

这里就有一句特别有意思的话,由财经作家Jonathan Clements道出,“如果你想要知道对于你未来财富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很简单,回到家里,找一片镜子看就知道了”。

或许很多人都有自知之明,能够入得千万殿堂已是修来的福气,进军亿级俱乐部从来都不在他们的脑海里。

要在60岁退休时,决定所属的“组别”,最重要的原因就牵涉到稳定性。

可以长时间地、稳定地、保持至少呆在同一个组别本身就是一种成就。

这好比开着汽车,用每小时200公里的时速,不管怎样看,肯定会快过以时速80公里的另外一辆车。

这只是一部分,能不能安全抵达目的地又是另外一部分。

在概率上,肯定会有人到达目的地。

如果这车速是以每天来计算的话,那位以200公里时速驾驶的司机,能够每一天到达目的地的概率,会不会比起只驾80的低的多?

或许有人会非言,司机的能力占了很大的比例,如果司机的能力不佳,即使以50公里的时速也不能保证能够安全到达目的地。

对自己负责

这是当然的,因为车祸是由最少两辆车相撞造成。所以在路上,能够掌握的巴仙率最高也只是50%,另外一半也得靠其它司机的表现。

当然,如果只是以均速80公里来驾车,也会让人觉得疲累,最好的方法就是可以加速时加速,应该慢时慢,随环境的变动来让掌握自己的步伐。

人类是惯性动物,喜欢驾快车的人是不会习惯慢速行,开车妥当的人叫他加快一点都属于为难。

所以要投资致富,要决定自己身处哪一个级别,就好比自己驾车的态度,只有自己可以对自己负责。

所以,不需要对年轻有为,有能力快速致富的人有什么特别的眷恋,那可能也是驾快车以求快一点到达目的地的表现。投资人生,可别忘了沿途的风景也是很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