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债会否跌出全球指数?/白文春

富时罗素警告大马债券市场的消息传出后,令吉汇率应声急挫。

富时罗素(FTSE Russell)预计将于本月杪公布,是否将大马“踢出”全球债券指数。它早于今年4月警告,考虑调降大马的评级,这将导致大马债券不符合继续留在全球债券指数的资格。

我认为,富时罗素此举,相信和大马2016年杪禁止令吉岸外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市场的交易有关。因大马此举导致外国投资组合投资者较难以为它们的令吉部位护盘,而且变得要付出更高昂代价。



所以,大马债券最终会否被全球债券指数除名?

事实上,就在富时罗素4月发出警告后,国家银行马上于5月宣布5大措施,以提高大马债券市场的流通性。接着于8月,国行再宣布4项措施,以进一步改善护盘的便利,旨在减轻富时罗素的各种顾虑。

国行预防动作连连

国行预防动作连连后,大马债券最终会否被富时罗素踢出局?目前还言之过早。但我预估,随着国行的上述各项预防措施,大马留在全球债券指数的几率很大,但大马在该指数的权重或会被降低。

事实上,富时罗素对大马在全球债券指数地位的决定事关重大。因为外资在决定大马的投资时,都会以该指数作为一个参考。若它们无意投资大马债市,大马债券的殖利率将会走高。



这意味着,无论是政府或私人领域,借贷者进行借贷时,都将须付出更高的利息成本。

当富时罗素警告大马的消息传出时,大马固定收入投资市场今年4月及5月,分别面对将近100亿及40亿令吉的资本净外流。

这显示,犹如惊弓之鸟的投资者,在富时罗素还未真正作出决定之前,早已预先作出反应。

这导致令吉汇率于今年4月从4.08兑1美元,应声急挫至4.14令吉,接着再于5月进一步下跌至4.19令吉。

不过,情况于接下来两个月扭转乾坤。6月和7月,分别有约60亿令吉资本流入,这也协助令吉收复部分失地,稍微回升。

令吉下行压力更大

当然,令吉的表现也受大马股市资本外流及中美贸易战升级影响。后者更料导致投资者在下行风险下寻找避风港,纷纷转持相对稳健的美元资产。

同时,中国放任人民币贬值,以抵御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也导致令吉面对更大的下行压力。

我认为,基于全球经济前景依然不明朗,以及投资者预料会继续转投诸如美元等避险货币,令吉短期内料将保持疲弱。

另一方面,大马仍然取得庞大的贸易盈余,这将促使出口收益所得的资金继续流入我国,为令吉币值提供支撑。

无论如何,国行放宽75%出口收益须转换成令吉的管制,却将削弱令吉的部分支撑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