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支持敦马/黄子

提高最低薪金、加薪、提高津贴额外津贴、增福利、延长退休年龄等等,这些都是长期以来,大马职工总会的斗争目标,也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工人、职总期望增加收入,无可厚非,但大马工人的生产力,特别是公务员,这消耗性而缺生产值的庞大公务员队伍的生产力,才是有必要提高。



职总最近要求延长公务员的退休年龄,此乃先进国的大势所趋——人口老化,兼生育率降低,劳力供求紧张,若不提高退休年龄,根本难以为继。

这是错误的人口论的苦果,从欧洲开始,各国的节育少子化风行草偃,几十年下来,文明、先进人士或是生一两个,或是干脆以无后为乐,结果,如今欧盟、新加坡纽澳各国唯有竞相吸纳移民,以填补人口的缺口。

昔日限制2胎的新加坡,亡羊补牢吸纳移民,不过,李光耀深谋远虑,专收优质人才,以满足劳力需求和增强竞争力;反观欧盟,初则饥不择食,大量吸纳前殖民地的劳力填补,以支持工业劳力需求;后则人道主义政治正确挂帅,收容合法、非法移民及其亲属。

移民落地安家之后,拒绝融入欧盟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大多数人还“大事繁殖”,生育越多,福利越丰,白白享受各种福利,却不加入或少入劳力市场;聚族而居,自划宗教“自治区”,连警察也不敢随意进入,反而制造社会问题和宗教紧张。



因此,欧盟国家必须提高退休年龄以纾解劳力压力,此外,增加国民生产力减轻退休金社会福利金的沉重,一举数得。之前,李光耀曾指出日本人口老化,政策排外,不肯吸纳优质人才,必陷入劳入短缺窘境。

李光耀任资政之后,关注新加坡年轻人的晚婚问题及生育率,奈何,压力大,少生不生的观念已深入人心;新加坡吸纳移民也带来融合问题,触发本地人不满,因此提高退休年龄,以支撑市场需求,成为有限的选项。

应让私人界自行决定

说回大马,提高退休年龄,也是人口渐趋老化的选项之一,但这应让私人界自行决定。对我国庞大的公务员而言,敦马哈迪医生的决定,只减不增,绝对应该获的支持。

香港人口700多万,公务员不过十六七万,而其效率,为世界佼佼者。我们人口不过3000多万,公务员已达170多万,效率呢?

敦马1.0时期的的“有效、廉洁、可信赖”的口号,迄今在公务员效率上成为反讽。

经过阿都拉和纳吉两朝,公务员的薪酬一加再加,年耗约千亿,这还不把退休公务员的退休金280亿计算在内!若年高禄厚的官场老吏再拉多5年,政府的支出,又要增加多少?

臃肿的公务员体系若不能瘦身也不能减薪,已是国家压顶的泰山,再谈延后退休,那如同扛个喜马拉雅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