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古巴民宿

内子(右一)与莎蔓妲一家合照。

2011年,我和内子在中美洲闯荡125天,周游大陆8国和西加勒比海4个岛国,包括在古巴度过两个星期。

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成功推翻大独裁者巴提斯塔,给这个加勒比海最大岛国带来了巨大的政经文教及医药卫生等多方面的改变,然而他强势推行的土地和工业改革却严重损害美国人的利益而大大触怒了美国政府,导致后者对古巴强施经济制裁,一施就逾半个世纪,迄今未有解除的迹象,造成古巴社经进展缓慢,人民生活困苦,乃世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



我俩从墨西哥滨海城市坎昆乘搭古巴航空公司班机飞往古巴首都哈瓦那,根据我从网上获取的资讯,马来西亚人访问古巴无需签证,然而航空公司地勤人员却硬是要我们每人花240墨西哥比索买了古巴旅游签证后才发登机卡给我们。到了哈瓦那机场,移民厅官员证实我们无需签证便可入境,还劝我们改天回去坎昆时记得要求退款。这件事多少或可反映古巴旅游业之落伍。

我在机场以美元购买古巴货币库克(CUC),200美元才买到174库克。库克是古巴专诚为外国人而设的货币,类似中国早期的购物券。我后来才发现,以美元购买库克最吃亏,得损失10%佣金,以其他国际货币如欧元和英镑等购买则完全免除佣金。这是古巴政府对美国领导的经济制裁的消极反击措施。

花一番劲才找到民宿

搭德士来到哈瓦那旧城区,德士司机花了一番劲才找到我那《略引》指南推介的民宿。民宿客满,主人介绍我们入住其亲戚的民宿,几分钟后便有个男士过来带路,就在隔邻大厦的3楼,房内两张单人床,附设浴室厕所,卫生又通风,每晚30库克。房东介绍我们到斜对面的家庭去吃晚餐。那家庭很简单,一对年长夫妇和儿子及媳妇,也提供民宿。儿子下厨为我俩煮晚餐,每人6库克。我们在那儿遇到一对重游古巴的波兰夫妇,打算在哈瓦那及周边兜转10天。

从1997年开始,古巴政府允许人民出租住家的房间给游客以增加家庭收入。屋主向政府缴交了根据房间数目计算的年税后便可获得一片标准告示牌,挂在屋子大门上向世人宣示屋内有房出租,类似流行于欧美国家的B&B。



几天后我们坐长途巴士离开哈瓦那前往古巴西部的村庄维尼亚勒斯,车程3小时半。巴士甫到站,便见一群人手持牌子一字排开面向巴士,这不是示威,只不过是有房出租的村民争着招徕房客,但却井然有序。莎蔓妲也在人群中,她手上的牌子写了我俩的姓。她是哈瓦那房东的朋友,房东预先联络了她。

第一对马来西亚房客

莎蔓妲的家就在大路旁,从车站步行10分钟便到了,是间单层排屋,只有3间睡房,住了莎蔓妲、父母、祖母和弟弟共5人。租给我们的是莎蔓妲本人的睡房,每晚20库克。办民宿应该是她的主意,因为屋子大门旁有“莎蔓妲别墅”几个字。她样貌清秀,英语讲得挺好,在资讯公司服务;弟弟尚在求学,修读经济学,不敢开口以英语和我们交谈;父亲尚未退休,能讲一点点英语;母亲是个家庭主妇,一面讲西班牙话一面比手划脚和我们沟通;慈祥的祖母则不时对我们微笑点头。我们是这家人的第一对马来西亚房客。

丰富的晚餐有大龙虾、沙叻、乌豆汤、白米饭、芋头片及水果,由莎蔓妲的母亲主厨,每人才7库克。

我们只在莎蔓妲家度过两个晚上。一晃过了8个年头,至今犹念念不忘那可爱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