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人太沉重的国庆日/郭碧融

我的回教徒朋友雅蒂问我,“槟城有没有清真的香港点心茶楼?”

我听后略感惊讶,“印象中没有。你有吃过清真的香港点心啊?”



“是啊,我很喜欢!当我住在吉隆坡时,有很多华人开的清真点心茶楼,味道真的很好。来到槟城后,我就找不到这样的店了。我很想念那个味道。”

“马来人有没有制作香港点心?”

“有,但是味道不比华人做的来得好。”

我的另外一名回教徒朋友那菲因转换工作,于是从沙巴搬来槟城居住。但,他依旧怀念曾经在沙巴度过的11年岁月。

他说,沙巴也有华人经营的清真点心茶楼,味道很好,如果回去沙巴探望朋友,一定会去光顾这家茶楼。



雅蒂和那菲不只喜欢香港点心,也会在华人的素食馆用餐,因为他们觉得华人的素食美味可口。

不以种族角度看事物

我也从聊天中了解他们对种族议题的看法,其中谈到印度籍回教传教士扎基尔博士叫华人离开大马的言论时,他们均认为华人是土生土长的公民,反观扎基尔只是外来的永久居民,所以根本没有资格把华人赶出这片土地。

那菲至今尚无法适应西马的种族氛围。他在沙巴认识许多华裔及原住民的朋友,时常跟他们一起在华人经营的咖啡店里用餐。他说,这在沙巴是最普通不过的现象,大家并不会因肤色的异同而有所隔阂。

雅蒂喜欢喝珍珠奶茶,会乐此不疲地去尝试不同品牌的珍珠奶茶,然后向我推荐哪一家店的奶茶比较好喝。我们都知道,这些店的经营者多是华人。

跟他们相处数个月后,我发现他们是思想开明的巫裔,不会以种族及宗教的角度来看待事物。

当国内出现一些非政府组织发起抵制非回教徒商品的运动当儿,那菲却不把它当作一回事,反而对我说,他比较喜欢吃华人制作的凤梨酥,跟马来人做的口感不一样。

炒作课题只为捞选票

无论是抵制非回教徒商品运动或优先购买回教徒制造产品运动,都会分裂种族关系,并将导致回教徒企业在缺乏竞争的情况下裹足不前,无法在全球的市场上占一席之地。

各族群已经在这里生活多年,共同推动经济的发展,在各领域上相互依存,许多华人企业会聘请友族工作,而土著企业内也有华裔员工。所以,抵制活动不只会影响单一族群,比如,若由印裔经营的亚航因此而倒闭,那在该公司服务的回教徒员工也将面临失业的窘境。

我国独立62周年,纷纷扰扰的种族与宗教议题导致国庆日的氛围凝重,不仅无法让人感受新政府领导下的马来西亚充满希望,更让人看到旧时的种族路线逐渐回流,继而对国家的前景感到悲观。

遗憾的是,政治人物为了巩固政权,确保下届大选捞取更多土著的选票,许多时候昧着良心随种族议题起舞,殊不知这必将导致国家倒退,使先进国的目标沦为遥遥无期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