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而牡丹时而绿叶/拿督刘明

大马最高收入的总裁非云顶集团林国泰莫属,单年薪就1亿7000万!

前阵子受邀出席朋友的活动,间中有一小段的座谈会,就是大会司仪邀请四位嘉宾上台分享他们对某些课题的想法。

恰巧这位司仪也是这个座谈会的主持人。



她逐一邀请所有的分享嘉宾上台以后,一屁股坐在空着的中间椅子上,然后开始发问。

我想主办单位应该是忽略了座位安排的礼节。

座谈会环节敢坐在中间位置的一般都是大咖。至少在那个被讨论的课题上他是个公认的专家。一般上主持人应该选择坐在第一个座位上以示尊重。

大咖被邀请为主持人,是要带出被讨论课题的重要性、平衡参与讨论者的言论,甚至避免嘉宾们扭曲被讨论课题的正当性。

比如不久前前贸工部长被邀主持的经济课题就是一例。



主角易当配角难为

好友兼财经名主持隽斌兄经常说,主持人只是绿叶,要如何挖掘参与讨论嘉宾深一层的想法,但又不抢其锋芒,是主持人必须拿捏的学问。

主持人只是穿针引线的配角,若错把自己当作整个活动的主角,就贻笑大方了!

人生舞台,我们总是时而牡丹,时而绿叶,有时主角,有时配角相互替换。

很多时候主角易当,配角难为!

我在社团活动,混久了总会被同僚挑选为某些活动的统筹,即筹委会主席。

别以为人家主席前主席后的称呼你,你就飘飘然以为自己真的成了主席,其实你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大配角,大会主席(一般上是协会或社团会长)才是主角。

所以,我当任何活动的筹委会主席时,绝对只管做好老二的角色,不抢主角(会长)的光。也规定自己致欢迎词时不能超过5分钟。

会长要在台上闲话家常,说个天南地北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因为如此,我在社团的日子和同僚们的互动还算不错,或许因为我懂得老二哲学之道。

行情大好羡慕老板

俗语说牡丹虽美,也要绿叶陪衬。

绿叶虽为配角,但有时它的重要性比牡丹更重要。

我就遇过一位大老板,朋友介绍我和他认识前说,和他做生意,只要搞定他的秘书保证顺风顺水。

后来发现,这位蛮有实力的老板果然对他的秘书言听计从,有时候让人怀疑,到底谁是老板?

美国很多大牌电视主持,就很能把绿叶这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化腐朽为神奇!

2012年退休的CNN(美国有线网络)脱口秀天王拉里·金(Larry king),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他温文尔雅,口才了得,和任何人都能聊得起劲。

他做访谈节目的特点在于:直接,有人情味和随性。受访者很多都是国家领导,或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都以能被拉里·金访问为荣!

拉里·金于2007年和CNN续约4年,年薪为1400万美元(约5880万令吉)。他应该是历史上身价最高的男性新闻工作者!

经济蓬勃、行情大好时大家都羡慕老板这朵牡丹,以为“老板“这行业是个肥差,都想创业。

现在经济不稳定,“揾食艰难”,做老板的反而羡慕那些打工皇帝,职场上虽然他们是为大老板服务的绿叶。

时代进步颠覆事情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马来西亚打工皇帝的年收入,让大家参考,保证老板们心里不平衡!

明讯(MAXIS)前总执行长莫登伦达年收入为3180万令吉!(暂时没有现任总裁的年薪资料)

大众银行总裁郑亚列年收入为2700万令吉。

金融机构赚钱容易,除了少数几家,大部分的银行总裁年收入都是1000万令吉起跳。

也许是官联机构的关系,银行老大马银行(MAYBANK)出手倒没那么大方,不过,总裁阿都法力年收入也有令吉870万令吉。

国能(TENAGA)总裁阿滋曼比较逊色,但个人年收入也比很多上市公司的盈利高:720万令吉。

当然,马来西亚最高收入的总裁非云顶集团林国泰莫属,单年薪就1亿7000万令吉!但因为他是老板,是牡丹非绿叶,所以不能相提并论。

因为经验法则的既定印象,很多东西老早被归类为配角或绿叶,如以上提及的打工一族。

其实随着时代的进步,很多事情都被颠覆了!

我最近突发奇想,很想为一些沦为配角的餐饮食材“平反“!例如我们的国民美食椰浆饭。

只要努力麻雀变凤凰

在椰浆饭的套餐里头,饭和鸡甚至辣椒酱皆为主角或牡丹,鸡蛋永远是称职的绿叶。

我在网上看到日本厨师研发了很多鸡蛋的煮法,其中一种流心蛋的烹饪方式,若和椰浆饭配着吃,肯定绝配!

煮法就是把鸡蛋外皮煎熟,包着液态蛋黄,配放在饭上面,用餐时用叉子拨开蛋黄让蛋液四处流窜,视界效果非常震撼!

我把这想法告诉卖椰浆饭的好友,他赞不绝口说:绿叶变牡丹,妙不可言!

绿叶们加油吧!因为只要努力,麻雀变凤凰,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