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落幕,伤害已成/江振鸿

巫统与伊斯兰党将于9月14日签署合作宪章,象征两党正式结盟。

正当不少人担心这个巫伊合作会造成马来政治进一步右倾、走向更保守更极端、挑起更多不符合马来西亚多元社会国情的宗教与种族议题时,也因为这个根据5·09大选计算,两党选票相加起来足以让509选举成绩翻盘的巫伊合作,而面对“生死存亡”的希盟,却似乎还在沉醉于5·09大选成功改朝换代的胜利喜悦当中。



面对这些操弄族群情绪的宗教与种族议题时,希盟一些领袖总不断乐观地安慰其支持者说只要搞好经济,只要实现竞选承诺,将让这些炒作与煽动不攻自破。然而,目前距离下届大选只剩3年多的时间。

且不论希盟政府在这短短3年多的时间里将如何在经济上扭转乾坤,让人民的收入提升到一个足以让某族群情绪不轻易被人煽动操弄的层次,也不论希盟政府是否有能力在这3年多内一一兑现所有的竞选承诺,刚刚被经济事务副部长指为我国半岛最穷的吉兰丹,其伊党州政权,却在执政了接近30年之后,依然稳如泰山。

因此从这种情况看来,经济的好转,所有的竞选承诺一一被兑现,是否就是应对这些保守极端宗教与种族议题的良策?我有所保留!

记得年初的3场补选,且不论乡区的保守选民,那些多年来都是执政党囊中之物的军警选票,这次竟然反倒过来成了在野党的票仓。

而相对于前朝时期,在野党基本上“绝迹”于国营电视台,如今那些操弄族群情绪的宗教与种族议题及言论,也竟然尚能出现在主流媒体上,得以发挥了超强大的传播和影响力量。



做好内部把关角色

这叫人怀疑希盟政府究竟是不懂得如何发挥能掌控主流媒体与舆论,及掌握公共资源的执政党身分优势,去发挥影响力以应对这些宗教与种族议题,还是自持改革理念,想打造一个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环境,及不滥用公共资源的崇高理想?

其实,所谓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手段,因为就算拥有多崇高的改革理念及政治理想,但是却连最基本的存活下去都无法做到,而只能成为一届政府,这些理念及理想都将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最重要的除了不与这些宗教与种族议题闻风起舞以外,希望号称代表多元的希盟政府,能做好内部把关的角色,不让那些犹如送子弹予敌的课题,例如最近的爪夷风波和改教法案动议风波浮上层面,因为这些风波最算因为引起了非巫裔及非回教徒的反弹,而最终被U转,然而这个结果及过程却将让有心人士得以在某族群社会中大肆炒作煽动一番。

因此风波尽管最终落幕,但是伤害却是已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