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谈判触礁 美转打台湾牌/陈文坪

美中贸易纠纷自2018年3月爆发以来,双方断断续续进行了十多轮的谈判。在这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进行了多次首脑通话、两次的场边首脑高峰会谈。耗时一年半了,至今的结果,还是悬而未决。令世界经济出现欲振乏力的现象。

中美贸易摩擦至今未解,原因虽是多方面,也有一些深层次矛盾。但归根结底还是特朗普的“不定性”、“出尔反尔”。特朗普甚至擂下今天说是“形势大好”,明天却言之要“对着干”的重话。令人不知所云,以及被质疑信用“破产”。



继6月29日借出席大阪G20国集团高峰会议之便,美中首脑进行场边外一次高峰会议,达成由双方谈判小组继续磋商。

中美谈判陷入胶着

中方选择谈判在上海而非北京为会谈地点,原本是想借此宣示政治与经济脱钩。然而,事与愿违。谈判还未结束,特朗普就在推特上访话,要对中国输美产品提高关税,致使双方人员都非常尴尬。据说美方谈判小组,会议一结束随即赶往机场回美国去。可见谈判气氛的焦虑或陷入僵局中无法取得突破。

在美中贸易谈判陷入胶着之际,而中方也无意在近期内解决这一争端。甚至有意拖到美国下一任总统选举过后。令特朗普开始“坐立不安”,并扬言如果是这样,那是中方“迈向错误的方向”。

香港自6月份以来举行大规模的街头抗议示威,特朗普对香港市民争取民主运动的发言虽有所收敛,但他早已有了盘算手中的另一种牌——台湾,却没有放过。



8月15日,特朗普政府不顾中国的反对,通知美国国会推进总值80亿美元的F-16V战斗机(共66架)对台军售案。可见,这明显是向中方施压,利用军售台湾来向中方要价。特朗普在无法与中国达成贸易协定,就利用军售案作为贸易谈判筹码,相信中方将作出反击。

F-16V可以换装新式武器挂架,最多可挂载十六枚AIM-120先进中程空对空飞弹(AMRAAM)。由于美国国防预算已增加对“小型先进能力飞弹”(SACM)研发计划的拨款,一种只有AMRAAM一半大小、射程却更远的空对空飞弹(AAM)将是指日可待。因此,F-16V的载弹量可能多达24枚SACM,再加上四枚AIM-120飞弹,共28枚空对空飞弹。在空中预警机或其他战机的标定辅助下,一架F-16V便足以攻击多个目标。

F16 V战机达威吓作用

这也是为什么,台湾军方愿意出巨资购买的原因。因为F16 V战机装备空对空飞弹,达到威吓作用。一旦台湾军方编制全部(66架)战机,在空防上将提升战斗力。

打台湾牌,美国政府历来就有,不是特朗普政府的专属,他只是依样画葫芦,选择在双方摩擦时来捞取政经利益。军售在克林顿政府有之、奥巴马政府也是如此,特朗普只是“萧规曹随”而已。

中方似乎没什么选择。除了表示反对,外交抗议之外,也无法左右美国国会对此议案的通过。因为,中方的原则重视与权力(政府/白宫)打交道,对议会民主制度(国会山庄)的权力制衡,视为如同自己的“人大体制”那般。加之,也因为这并非头一遭对台军售,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媒体报道(19日),特朗普已批准这一对台军售,看来中方对军售案已无法扭转的余地。

无论如何,贸易谈判是关系到民生,经济增长,符合本身与国际利益。如能更精准的打开这道大门,化被动为主动,与美方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从而推动国际贸易的扩展,相信中方也能站在制高点上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