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危机 困扰居民
巴生市会将诉荒屋业主

废置空屋成为非法入侵者占据地点,以作为隐藏贼赃、吸食毒品的地方等。

(巴生18日讯)空地荒,建筑废,业主不理会,以致衍生一箩筐民生问题,巴生市议会决定找上门讨清理费,甚至不惜严惩冥顽不灵者,包括提告上庭!

巴生一带废置空屋和荒地一直隐藏“危机”,尤其给邻里民众带来各种困扰,包括野草丛生成蛇虫鼠蚁窝藏地点、杂物垃圾堆满空屋,成为蚊虫滋生热点、空房遭非法入侵者占据,作为隐藏贼赃、吸食毒品的地方等。



去年,巴生武吉拉惹镇一个长年空置组屋单位曾因被吸毒者占据,不仅把各类贼赃带入导致屋子堆满如山高的垃圾,甚至有一次因留下火苗而引发火患,进而带来威胁邻里安全的问题。

废置空屋发生垃圾引火患问题,一度引起市议会关注。

根据巴生市议会数据显示,今年首7个月共接获154宗空屋困扰邻居的投诉案例,并发出122张警告信予相关业主,自行清理业主27人;另外,同期的空地废置投诉案例也高达103宗,市议会共发出51张警告信,罚单2张,1名业者遭提空上庭,自行清空地段15人,1案例则是市议会负责清理。

投诉案例飙升

相比2018年全年,空屋困扰投诉案例为170宗,发出警告信为153张,自行清理业主为28人;同期,空地废置投诉案例为110宗,发出警告信为28张,罚单4张,自行清空地段14人。

纵观上述数据显示,市议会今年上半年所接获投诉案例节节上升,不论空屋或空地投诉几乎超越2018年全年的数据,为此,市议会已不能袖手旁观,忽视民意。



严玉梅:4人小组将有效地监督空地和空屋投诉案例。

严玉梅:还干净市容 

4人小组监督空屋案例

鉴于投诉案例节节上升,市议会日前已成立4人小组,以便有效专注及监督管控市内空地和空屋投诉案例。

巴生市议员严玉梅受询时表示,4人小组由一名监督执法官领导,旗下还有一名司机及2名书记组成,主要工作是专注处理投诉案例,以便更有效与业主接洽,要求清理本身物业,同时,还巴生一个更干净清洁的市容。

“当然,更重要的是让民众重新获得安居乐业的环境,毕竟荒废空地和废置空屋确实不断引发各类的民瘼问题。”

业主无视市会指示

她说,根据小组近期提呈报告显示,市议会近半年来确实不断接获各类投诉,而且也积极发出指示,惟不少业主仍忽视有关的指示,让市议会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对付之。

“近期,市议会于7月5日获庭令,援引地方法令第82(5)条文起诉一名地主,后者于5月13日接获市议会发出清理地段指示后却置之不理,直到接获起诉公函,才动手清理。”

她指出,市议会目的不在于起诉业主,而是希望他们照顾好本身物业,以免为他人造成困扰。

“基于此原则,上述业主较后也自行清理地段,并向市议会提出上诉,有关上述较后于8月13日获得接受通过,换言之,市议会将撤销对方的提控,不过,地主仍需要缴付300令吉罚款及堂费等。”

她补充,这是第一宗个案,也希望地主也业主关注此事,从而避免步入后尘,遭到市议会起诉。

老建筑废置多时,一直都没有获得发展重建。

前奥盛购物中心卫生糟 

市会向业主追讨清理费

市议会也着手处理巴生北区市前奥盛购物中心老建筑遭废置问题,包括向业主发出警告信、开出罚单,协助清理等。

严玉梅补充,由于市议会接获不少民众投诉,为此,向业主发出警告信指示清理,惟后者无动于衷,因此市议会再于4月11日开出300令吉罚单。

“该老建筑废置多时,在前年易主后,其卫生问题越来越严重,尤其大门被拆除后,或许遭人闯入,以致垃圾越来越多,因此才会引起市民不满和投诉。”

她说,有关业主一直不理会市议会所发出指示,为此,市议会美化小组唯有进入建筑清理。

“市议会将向业主追讨1900令吉的清理费,另外,如果对方持续放任不管老建筑的卫生问题,最终获遭遇如上地主的现象,即吃官司。”

美化小组清空建筑垃圾后,内部也焕然一新。

对付顽固地主充公地段

对于疏于照顾废置空地和空屋业主,市议会可援引地方政府法令第171条文第82(5)(清理干扰)提控对方,最高刑罚为1000令吉罚款;另外,对于冥顽不灵地主,当局还可援引国家土地局法令,充公其地段。

严玉梅指出,一般上,市议会先采用卫生条例,向荒地或废置空屋业主开出罚单,最高罚款为500令吉,倘若对方置之不理,则会援引地方政府法令第171条文第82(5)提空对方,最高刑罚为1000令吉。

“此外,在废置土地上,市议会也有权援引国家土地局法令,充公没有清理和疏于照顾的地段。”

她补充,至于废置建筑,业主若一再忽视市议会指示,包括没有照顾建筑卫生,市议会就会向对方开出罚单,若其持续拖欠不缴还罚款,市议会也可援引地方政府税务法令,充公其建筑。

空地除了杂草丛生,也往往容易成为垃圾堆积地点,并给附近居民各种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