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个外国通缉犯惹众怒/陈圆凤

放纵一个外人指指点点,所为何事?本国人民稍微讲几句过界的话,就被提控,被指责煽动,但是,外人却可以信口雌黄,法律的标准在哪呢?当真此人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可以帮助巩固某群人的选票吗?

马来西亚似乎存在一种“偏执”思维,只要牵涉到某族群的,就变成“敏感”课题,而且必须优先处理,必须尊重他们的感受,必须受到保护;这种思维从前朝到新政府都不变,像是“铁律”,真是让人费解。



这段时间,国内政治气氛沸沸扬扬,新政府执政的蜜月期异常短暂,争议课题接踵而来,人民的愤慨声此起彼落。人民与执政党产生了很多摩擦,但是,我们都是一家人,还是可以坐下来解决问题,尽管不完全让人满意,不过,大家都体现了忍让及维持国家和谐的努力。

就在这个当口,有一个“外来者”却对非回教徒社群表现出很不友善的姿态,质疑印裔同胞对国家和领袖的忠诚,更判定华裔是这个国家的“客人”,如此一个外来者凭什么如此大胆猖狂?难道就是因为他的“特殊”背景?

思想极端待若上宾

政府极力保护,极力挽留这个人到底所为何事?这么多部长要求将他送走都不果,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打的是什么算盘呢?这样的人对敦马而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一些居住在这里几十年的人民,都拿不到蓝色身分证,这个思想极端狭隘的印度通缉犯,却被当成国家上宾对待。不但很快就拿到永久居留,还可肆意妄言批评马来西亚的种族相处模式,还自以为是贬低非回教徒的地位,他以为他是谁呢?他有什么资格妄议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代人的大马公民?

此人拿着我们的永久居留证,却不尊重我们的多元国情,以为凭着执政党的“错爱”,就可以高高在上,蔑视非回教徒!他的言论连部分回教徒也看不过眼,却得到敦马的百般维护,敦马到底所为何事呢?

加剧对当政者反感

前朝政府当年为了获取选票,也放任某些团体和特定人士挑衅种族及宗教课题,惹得非回教徒社会怨声四起,新政府难道没有警惕?敦马批评维护华教的董教总是种族主义组织,那么,贬低非回教徒族群的“外人”,又是什么?

国内因为政策引发的争议,已让希盟政府穷于应付,与民意越走越远。这个时候,还要容许一个外人在这里兴风作浪,触怒民意,只会加剧选民对当政者的反感。即使这个人看起来可以讨好某部分人的欢心,却动摇多元种族和谐的气氛,最终也是得不偿失,并不能提高执政党的威信及受欢迎程度。

敦马老人家是不是感受到地位被威胁,或是希盟内部出现逼宫行动,迫使他做出一连串不合常理的反击行动?

再次严词指责董总,百般维护一个“外人”,这些不应该出现的事情,是否是敦马的政治反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