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暗房有光

暗房三侠:(左起)林书玉、王毓雯、郑欣颖。

先生出差到新山,我又来扮演“跟得夫人”这角色,主要动机乃是一访南方的剧场空间——“暗房”,亲自见识一下剧场强人林书玉的勇敢尝试。知道她前阵子率领南中北马三十多个剧场“旧雨新欢”,制作兼导演一出结合大量肢体舞动和装置艺术的戏剧《旺旺》,刚刚卸下劳动,来到另一层次的沉淀,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是她当下的最佳刻画。

第一次见林书玉,是在蔡德耀及一群年轻创作人原创概念的“缺失计划”第三次公演,一场打破演员和观众二分法的演出。当时她“扮演”主持人,把场面掌控得妥妥当当,智慧与能力显露无余。



认识书玉以后,发现很多的“原来”。一直以为书玉是圈外人,原来她与戏剧是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在柔佛宽柔中学念书时期,她参加戏剧研究社,6年的中学生涯,有戏剧丰富的陪伴,恩师是刘锦康。

推广本土意识创作

2012年,她和当年戏剧研究会的战友们,参与了由柔南黄色行动小组发起的“拯救边加兰艺术计划”,推出实验作品《死海》,传递他们对环境保护的认真追求;而这行动就催生了她和王毓雯主导的“暗房”,即是剧团,也是文创组合,用心推广和发扬本土意识和创意。后来加入的有郑欣颖和杨慧莹,犹如女子艺术军团。原来“暗房”的起始是一个社会行动。

有人有意租下“暗房”楼下作一些气质不相仿的营业,房东在出租前先通知她,林书玉出手不悔的性格再次发酵,勇敢又有魄力,立刻租下另一层,以最低成本进行改装,装修成另一个展演空间。听着她娓娓述说,不得不佩服她的精神,她和伙伴们努力的是戏剧教育的推广,以及新山文化建设的工作,艰辛但意义深远。能够如此义无反顾,盼望她对剧场和艺术单纯的动机也被上天和群众眷顾。

那天,离开“暗房”前,慧莹从学校教课回来。看着这位学生,觉得她真是幸运,一毕业,就可以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如果不是林书玉,如果不是暗房,可能她还在打游击。



对书玉来说,“暗房”圆的不是明星梦,而是有意识地放大一些我们惯性视而不见的黑暗,像一道光,照亮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