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突围(下篇)
5利器应对突变/李兴裕

目前是全球经济多事之秋,中美贸易战升级,各方担心全球经济恐遭重创。

尽管全球经济仍持续扩张,但今年首季增幅低于预期,而且持续面临下行风险。



若贸易战拖延下去,而且全面开打,将进一步打击商业与金融市场情绪,拖慢投资与贸易增长。

这或意味着,中美两国经济皆将大幅放缓,导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

国际货币基金已警告,全球两大经济体开打,将可能削减全球明年经济增长约0.5%,减至3.6%(今年预估为3.3%)。随着美国减税及财政刺激配套的正面效应将在明年消退,贸易战持续延宕且扩大,将令美国经济面临更大压力。

贸易战料续延烧

目前越来越多人预期,中美贸易战将持续延烧,尽管双方近期内可能达致某种形式的协议,令贸易战间中会有所喊停。



美国总统选举在即,若双方无法在明年总统选举前达成明确的协议,两国对对方物品实施高关税将延续到明年的风险越来越大。

短期内,中国不可能得以对争议性的课题(如工业补贴和智慧产权)达成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会否对此作出妥协,也依然难以捉摸。双方可能需要更多时间达致和解,以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维持今年经济增长4.5%至4.7%的预估,而接下来几个季度,经济增长将介于4.5%至4.7%。

不过,中美贸易战升级,将令经济增长面临下行风险。

作为一个经济高度开放的小国,大马仍将轻易受到对外贸易或金融突变的打击。

大马凭什么来缓冲外围突变的冲击?

(a)大马有能力面对逆风。我国经济与金融基本面仍然健全,并获得政府配合的各项政策,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撑。

(b)我国贸易、经济及外来直接投资足够多元化,这协助减轻特定领域与工业,以及特定国家经济逆转带来的冲击。

(c)目标明确的逐步巩固财务状况计划,实施力度恰到好处,并持续保护可加强经济增长的各项开支。

(d)金融领域资本适足,有能力缓冲大部分的不利突变。截至2019年4月,我国银行游资的缓冲超越了法定水平,贷款素质也强稳(呆帐率只有1.5%)及储备金庞大(对贷款减值总额比率为92.7%)。流动资金覆盖率高达160%,远高于法定水平(今年起为100%)。

(e)灵活的汇率是吸纳任何突变的必要工具,而且在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持续充满变数下,它仍是应对外围突变的第一道防线。国际储备充裕及经常账项持续取得盈余,也提供进一步的支撑。

结构改革振经济

全球经济日益复杂多变、竞争及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以及数字化的加速推进,将根本的改变全球经济与商业面貌。

国内方面,政府必须持续,而且拥有政治意愿的加强经济韧性,实行经过协调的政策改革,确保中期经济增长持续。

改革的拖延或阻力,将削弱市场的信心,导致投资与增长减弱。

有效与良好规划的结构性改革,是有效勾勒大马未来的关键。我国需要结构性的改革,以刺激国家经济增长潜能,提高生产力及投资,以及减低经商成本。

我们应优先关注以下几点:

i)根据一个明确,透明化及可预测的商业与投资环境,拟订合适的奖掖框架。

ii)改善教育,加强人力资源培训及打工族的技术能力。

iii)加速革新与采纳新科技。

iv)进一步提升价值链,与全球供应链接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