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头医脚无济于事/黄子

话望生原住民的死亡事件,若非大马私人执业医生联合会(FPMPAM)揭露更多实情,应该就以感染麻疹就了事了。打从事发,丹州伊党政权,第一时间跳出来否认地下水问题;媒体揭发附近非法锰矿开采,也被各种说法糢煳了视线;后来就以卫生部就37宗麻疹,准备结案。实际上,这还是回到当初的疑点,才是最接近真相—即上述医葯公会掌握的资料,水源锰含量超标25倍。

这是希盟政府,不要再像过去国阵政权的官商勾结、官官相护,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既然是水源被锰所污染,附近非法锰矿是否该负责任?如是,又该又何?原住民的命,也是人命啊!



合法工厂也须监督

东方不败,风云再起的巴西古当化毒污染,这回部长宣布将关闭数十家非法化学工厂,姑且不问,为何须等到今天才行动?被点名的30家,实际数目,恐怕是所有非法犯法的组织、个体,常是官方数据的冰山一角而已。杨美盈呼吁居民若发现,请举报。

记得吗?林良实还当马华总会长时,不就发现许多非法电玩中心、马机赌机中心“风行”,从大城到乡区,四处林立,瞎子看不见,路过时也听得见——可就是执法人员完全看不见。

巴西古当各路非法工厂,有毒无毒,迭床架屋有权力的执法部门官员,统统看不见,自古已然因此,格外需要人民举报。问题在于,向谁举报?举报有效吗?如大马私人执业医生联合会提供的专业报告,会受重视吗?

希盟政府,必须设立新的机制,不仅是下情上达通畅,更必须是有效客观、公正地处理,给举报者、给人民一个透明的交代,建立人民的信心,以及参与保卫环境安全的热情。



巴西古当化毒沉痾已重,问题非仅数目不详的非法工厂,合法工厂亦须更严格监督管制。新加坡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化工业区,土地面积如此之小,而工厂如此密集,但多年来没有事故发生,为什么?人家对设厂严格的规范,每个程序官员专业解释指导,运作时紧密监管。对于化学工厂,我们亦有世界上最高标准的规范要求。问题出在常像经书在西天,投资者即有齐天大圣天蓬元帅等相随,也不易一窥真经。最快捷省钱的方式是透过跑腿去推磨。取得经书之后,念不不念经,已非重点。

两眼睁开明察秋毫

实际上,若要根治巴西古当的沉痾,非法工厂固要取缔,合法工厂,只要取得他们购买的原料,即知他们生过过程会出现什么毒气毒水毒废料,以及他们该如何处理——监管时只要像新加坡官员两眼睁开,明察秋毫,勿让国产毛病,即睁一眼闭一眼千年不变。

台塑在越南投资比柏华惹还大的钢铁厂,因为污染,人民抗议,老板一度被扣,历尽波折,十多年后解决了排污问题,才能正式投入生产。生产之后,越南总理亲临参观,老板在废水池边迎接总理—池中养鱼,老板捞起送给总理。

原比我们落后的越南,尚且能解决排污问题,巴西古当的困难,虽比台塑在越南的钢铁厂大上十百倍。但杨美盈任内若能根治巴西古当的化毒,她将是几十年来一大票尸位素餐部长中,最有贡献,名留青史的部长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