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资产保卫战理解反送中/浑水

与其说今次反送中运动是勾结外国势力的颜色革命,倒不如简单理解成资产保卫战,那可能更贴财经专栏的定位。

从来我都主张要对年轻朋友宽容一点。不讲人权价值,若只论钱,理性经济人假设下的年轻朋友是应该要马上支持修订《逃犯条例》,因为到时楼价会跌,资产市场会跌,实现财富大洗牌。



当所有中产有钱人都因修例而移民,年轻人才有一丝机会上车置业。条例是有利无产阶级,且伤害资产阶级利益。

现实这班年轻朋友却没有这样做,他们依然拥抱赤子之心,为公义发声,牺牲自己做肉盾去挡威权暴政,帮那些拥有资产的人保存价值。

撑送中人士眼中的“暴徒”,客观上是捍卫了资产利益,他们不知,又或者知而不说,说到底,资产阶级是要多谢这些肯走得前的年轻人。

石礼谦都帮高银支付放弃收购的订金,私人银行最近搬钱离港搬到手软,同期短期拆线狂抽,中银都叫救命喊水紧。这些,都是资产保卫战的战场。



家中有本奇书叫《何谓证据》,内容极左,作者认为学者郑宇硕收了美国钱(主要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然后再提升推论至整个雨伞运动都是外国势力策动。

权力游戏

每逢遇到大风大浪,我最爱看阴谋论,凡有社会运动,长辈潜意识总是认为外国势力付钱干预。

雨伞革命的主要议题是831框架,那些政制改革是宪制讲明要做,硬任务来的。

不过,今次搞《逃犯条例》,政府的讲法是因陈同佳案而起,之后李家超护航,这从不是宪制上的硬任务,只是一班流司想擦鞋赚政绩,拉土官下水的权力游戏。

阴谋论要有说服力

外国势力是有的,多是打嘴炮,例如凯尔巴斯(Kyle Bass)说港元会“GG”(玩完),吹到索罗斯会重临狙击联汇等,这说法骗倒了精通国际关系又拥护大湾区的沈旭晖博士。

凯尔巴斯之误,很多有识之士和经济学者都曾指出。股票、外汇甚至黑市外围也一样,讲“数手花”,先望望外汇储备有多亿吧,距离索狙击香港这么多年,科技也进步,任何借货大盘都不易走得过金管局法眼,银行家就算不通水都会偷跳。沈不懂经济金融,不怪他。

论述有高低。好像大卫韦伯(David Webb)的讲法说特朗普以行政方式要求基金沽中国股票,那还可能有说服力一点,因为有俄侣的前车之鉴,技术上还比较可行。要sell危言耸听的阴谋论,都要sell个聪明的。

来源:苹果日报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