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谈判与孙子兵法/叶得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周日一反常态,宣布将在本周五提高对2000亿美元(约8200亿令吉)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至25%,并很快会对另外3250亿美元(约1.3兆令吉)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在大家都以为中美贸易谈判将在近期达成协议,特朗普的此举在全球市场掀起了千层浪,让事情的演变出乎市场人士的预料。



此举再次让这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的贸易紧张局势开始升级,这让全球金融市场也开始高度戒备。

对此,特朗普捍卫自己的做法,声称中国在贸易谈判中试图重新磋商,拖延了谈判的进程。

美消费者买单

在特朗普发出关税威胁后,预料中国政府可能会取消本周前往华盛顿举行的贸易谈判,这将可能拖延中美贸易代表的新一轮磋商。

对此,中国股市一度大跌约4%,美国标普500指数期货跌近2%,油价和人民币也产生波动。



倘若美国在周五上调关税,这将是自去年9月以来对中国商品征收10%关税后的首次关税升级措施。

虽然对中国商品加征更高关税,符合了特朗普个人的2020年竞选连任,但是这将最终导致美国消费者承担部分的附加成本,美国进口商将难以招架一倍以上的进口关税成本,这将影响许多美国消费者的家庭开支。

根据纽约联储、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份近期研究显示,对中国商品和钢铝加征关税。

这使得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在2018年每月额外支付30亿美元(约123亿令吉)税款,并进一步给美国企业造成了14亿美元(约57.4亿令吉)的效率损失。

人行罕见盘中定向降准

此外,无独有偶,中国央行也在本周一早上,在市场交易时间段里突然宣布,定向降低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

中国央行决定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这将为市场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人民币(约1750亿令吉),这全部将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就如早前市场人士所猜测的,中国央行将随时宣布降低银行准备金率。

上月中国央行已经发出信息指要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建立中国政府对中小银行的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释放更多的资金流向市场,用于中国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贷款用途。

追溯中国央行在过去少见在早上盘中交易时段,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也少见中国央行在5月份实施降准措施。

因为一般上类似降准的货币政策操作,往往会在非交易时间段公布,很少会在上午交易时间段公布。

所以,中国央行此次的突如其来的降准政策,主要是基于稳定特朗普追加关税造成市场波动的考虑,以便对冲掉外部市场的恶性冲击。

因此,面对特朗普突然的关税威胁,中国央行在本周一的降准措施,似乎是中国央行一早已有的风险管理备案,来稳定中国市场免受到剧烈波动影响。

这也隐喻中国政府已做好风险管理的各种部署,随时准备与美国打一场经济上的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