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竞争力模式转变/李兴裕

作为一个小型又开放的经济体,大马需要不断加强及提升国家经济与企业的竞争力,以确保经济,投资与就业率的增长,可持续的提高国人收入,提升生活水平及素质。

东盟增长迅速的经济体带来日益激烈的竞争,已促使大马聚焦探讨竞争力课题将会如何影响我国经济与企业,以及我们需要加强哪一方面的竞争力,以让大马在面临周边增长迅速国家的激烈竞争下,仍可保持领先优势。



国际上,有3个获得广泛追踪且备受推崇的竞争力衡量指标,即(a)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b)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世界竞争力年鉴,以及(c) 世界银行经商环境报告。

不过,基于这三大指标所引用的定义,指数与资料来源皆有所不同,每个经济体在三大指数的排名也大不同。

大马的排名又如何?大马2018/19年的竞争力与经商成本大有进步,在世银经商环境报告的排名大跃进,不过,与令人满意的水平相比还有一大段距离,我们不应为眼前的排名感到自满,进而不进则退。

在世界经济论坛竞争力报告,大马2018年的排名只是提升一个位子,以74.4的得分,在140个经济体当中排名第25。

在26个入榜亚太经济体当中,我国排名第八。



在东盟经济体当中,我国屈居新加坡之后,但领先榜内另7个东盟国家。

大马在资讯通讯科技排名偏低,,必须获得政策上的关注。

须加紧改革

另一方面,在IMD世界竞争力年鉴,大马去年排名也是稍微提升两个位置,来到第22位。

至于主要评估经商条规与成本的世行经商环境报告,大马2019年的排名跃升9位,在190个经济体当中排名15。

上述3大指标排名的提升,显示政府各项改革的努力已取得正面效应。

不过,我们没有时间沾沾自喜及怠慢下来,因为在全球化加速,科技不断神速改进,数字化与革新,以及工业4.0的大趋势下,我国工商界和企业在国际上继续面对激烈的竞争压力。

打造互信共识

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因素,影响着竞争力。

影响与推动竞争力的因素很广,从各机构的良好监管、生产力与成本、工业聚集圈与衔接网络、革新与创造力、社会与文化资本、经济复杂度及地理考量(例如国际,区域与州属)。

各机构的信任与信心是发展的关键。目前有需要创造一个政府与各机构之间互信与互相参与的共识。

ICT应用待改善

新加坡和韩国成功在人民与投资者之间建立起各机构与信任,而这是一个经济体发展的基石。

政府与旗下各机构必须谨慎处理,确保激烈的政策并非在未咨询利益相关人士与业者的情况下实施。

我们必须全面,主观及严谨地看待我国经济与商业环境的每一个层面,评估我们还需做些什么。

对整体生产力与成本水平而言,条规仍然是重大的推动力。

基于许多条规含有经济上的合规成本,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推行一个以事实为导向,有关各项条规对工业与经济比较影响的透彻分析,以协助减低行政与合规成本。

大马在上述各指标的资讯通讯科技排名偏低,必须获得政策上的关注。

资讯通讯科技的生态系统,不应被视为一个个体,而是整体经济转型的一部分

,寻求拥抱资讯通讯科技及更广泛的概念框架,将社会经济、商业及其他动态纳入考量。

公私合作推动科技创新

在今天这个现代化的社会里,过去只被视为一个简单通讯工具的资讯通讯科技,已扩大至更为错综复杂的新范畴。

商家们与消费者也面临重重挑战,包括考量现有资讯通讯科技的基础建设,可靠性(交付、速度与成本),以及财务、人力资源、以及管理与使用科技的技巧与知识。

研究与开发活动及革新能力有很强的互动关系。

因此,公共与私人领域必须合作,促成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方式,加强国家与私人领域取得,采纳与扩散资讯通讯科技知识,以及扩大革新能力。

整体融资框架,包括是否拥有相关专才,创业资本融资来支持高风险初创企业及革新企业家。

至于持续增长中的贸易活动,最好须确保我国计划签署的多边及自由贸易协议,必须对国家有利,因为国内制造业与工商界正努力自我提升竞争力,以与日益富有竞争力的国家的同业一争高下,并往价值链更高端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