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大自然

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的地中海海岸线上,有个人口3万的小城提帕萨(Tipaza),坐落在首都阿尔及尔以西70公里处。这地方在公元一世纪时被古罗马帝国占领,当时也叫提帕萨的市镇成了重要的基督教中心,在公元4世纪时已有居民2万人,却不幸于公元430年受到汪达尔人(Vandals)的大事破坏。

拜占庭帝国(古罗马帝国的延续,也称为东罗马帝国)于一个世纪后把这市镇重新建立起来,然而在公元7世纪末叶,阿拉伯的倭马亚王朝(Umayyad)把它彻底摧毁了,只剩下一片废墟。千余年后的19世纪中,这地方才又再出现一个同名的市镇,而罗马遗迹也于198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了个重要的旅游胜地。



我和内子及一位友人于2012年11月初至12月中在阿尔及利亚和突尼西亚闯荡期间,来到这滨海市镇凭吊古罗马帝国的辉煌,在残垣断壁之间溜窜之余,获得一个额外的惊喜。只见一名头发斑白的雕刻家,正在聚精会神地以凿和锤子把遗迹附近一株弯曲的枯树干改造为一件艺术品。雕刻即将完成,看起来像是为配合树干原形而天马行空产生的组合式艺术吧?雕刻家肯定花了不少时间来完成这化腐朽为神奇的工程,凭的全是对艺术的热忱和执著,不讲回报,只求那分成就和满足感。

我相信他雕的硬木枯树,还会屹立多年,不会轻易倒下回归尘土。

大自然本身是艺术家

其实大自然本身就是杰出的艺术家,经常在森林里走动及接触大自然的人士都应该观察和体会到。植物复叶的对称排列、叶纹的图形、各种花卉的形状、野菌的色彩和形态、蜘蛛网的线条、彩蝶翅膀的图案、某些昆虫甲壳的色泽、放大镜下的昆虫复眼、孔雀开屏的艳丽、天堂鸟及许多其他飞禽的七彩羽毛、日出日落、雨后的彩虹、千变万化的云层、深秋季节树木换装呈现的秋色、地热活动造成的彩池、海螺的横断面、贝壳的形状和条纹、沙滩上的小石子、生活在珊瑚礁的众多动植物、美丽的风景等等,尽是造物主的精心结构。大自然随处是艺术,全靠我们的审美眼光去发掘。

19世纪的荷兰后印象派大画家梵高(Vincent van Gogh)认为,艺术家必须真正认识及了解大自然,而达到这点的最佳方法,就是投入大自然,在一个未受破坏的荒郊野外居住和创作。



眼前的雕刻家,正是梵高信念的忠实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