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Bossku虚假面具/郭碧融

希盟政府上台后,迅速采取行动调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嫌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IMDB)舞弊案。无论是警方从纳吉家搜获的奢侈品及现金,或纳吉面对的无数控状均让人惊讶连连,因为所涉及的金钱数额达数十亿,多数人即使拼命干活一辈子都无法获得这笔财富。

平民百姓在被生活担子压得喘不过气的当儿,照理会在目睹纳吉的奢华生活后深感不忿,并将他视为过街老鼠,但事实恰好相反。纳吉并非省油的灯,在捉住民众对希盟政府产生的不满心理后,将自己包装成“恶搞之王”,频频在社交媒体发表贴近草根阶层的帖文,更在面子书以“老板有什么好害羞的”(#MaluApaBossku)的标签迅速“走红”,俨然成为政治界的网红。



纳吉对社会议题的反应能力迅速,其中是在《每日新闻》报道马大约1000名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每日只能吃一餐的新闻后即在帖文中表示,他在阅读这则新闻时流下眼泪。因为物价高涨及钱不够用,导致今时今日的大学生一天只能吃一餐。他也质问,在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教育部获得602亿令吉的拨款,但是到底用在哪里呢?

大学生挨饿非新鲜议题

乍看之下,纳吉是一名关心大学生的政治人物。但事实上,在纳吉执政的2016年,也有媒体揭发国内的许多大学生从来没有三餐温饱的时候。大学生正义组织青年团团长法米再诺也发表声明指出,他曾听闻有大学生因缺钱而选择去卖淫,所以大学生挨饿不是一个新鲜的议题。

倘若纳吉真正关心大学生,不是更应向马大校方反映学生的问题吗?依据报道,马大校方强制向7000名宿舍生征收每人120令吉,出席在酒店举行的宿舍欢迎晚宴,不想出席者则被要挟今后不能住宿舍。对三餐不继的学生而言,120令吉可是沉重的负担,可供他们几天的餐费了,幸好马大学生事务处在与学生代表会面后,同意不强求学生参加该活动。



3月杪,纳吉在马大附近的餐馆准备会晤民众时,现场出现7名学生高举“纳吉小丑”的纸板,及写着“纳吉无耻”、“逮捕纳吉”、“26亿令吉在哪里”和“把人民的钱还回来”的大字报和平集会,结果遭到纳吉的支持者粗暴对待。

庆幸的是,这场冲突并没造成大学生严重受伤。但是,这次未见纳吉关心大学生,慰问学生的伤势,取而代之的是申诉有人企图阻止他在餐馆演讲。

在民主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有权发表本身意见,即使纳吉的支持者不同意大学生的行动,也应该尊重他们的立场,而非企图以暴力消灭学生的声音,而纳吉并未斥责支持者的野蛮行为。这个事件让人明显看出纳吉的政治动机,即只在对本身有利的情况下,才选择性出声捍卫学生的权益。

虽然希盟政府近几个月来,在施政上因频频做出U转的举动而引起民怨,但人民也不能因此而盲目地支持虚假的政治网红,否则将营造黑白不分的政治气候,导致政客将国家与人民的命运玩于股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