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已准备就绪/李兴裕

全球各主要机构及几乎整个市场一致预测,去年红火的全球经济今年将放缓,而且各国增长步伐也不均衡。

全球贸易紧张局势,货币政策的不确定因素,欧洲经济下行风险,以及中国经济明显放缓,被指是今年主要关注因素。

正值美国经济开始感受到金融紧缩、股市波动、美元坚挺及对利率起落反应较敏感领域的借贷成本扬升,上述不确定因素令市场恐慌。

全球央行必须鉴定,如何矫正本身的货币政策,以减轻全球放缓对其经济增长及国内需求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

基本上,各国央行须谨慎地评估经济增长与通货膨胀之间的风险平衡点,这取决于它们是领先或落后于利率曲线,而且须避免严重打击物品与服务的需求。

基于各国经济增长步伐不一,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也有所不同。

然而,各国央行的不同决策,却将对全球金融流向与外汇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

若升息太多,货币政策过于紧缩,或将打击原已放缓的经济。

然而,若太早下调利率,却可能鼓励投资者承受更多的风险。

宜渐进升息

最好的选择,是将利率保持在一个不会加速经济增长,也不会放缓经济增长的中和水平。

这是因为长期保持低利率环境,为时太久或将催生无以为继的资产泡沫及通胀。

我们认为,整体而言,各国央行应采取一个逐步,良好沟通及数据导向,趋向调高利率的路线。

今年及未来,基于市场对美国经济还有多大增长空间抱持担忧态度,美联储在校正利率政策方面,面临压力山大般的巨大挑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推高经济的财政刺激措施,已在过去两年成功刺激美国经济,但其正面效应将在今年年底式微。

美联储今年会否暂停升息?

美联储对未来利率政策的指引,已从早前的今年升息三次,改为升息两次。

这显示,美联储已考量笼罩美国经济的各种经济风险与金融市场波动性。

随着美联储内部针对升息决策似乎是鸽派占上风,美联储未来的利率决策将会是数据导向,并可能在今年下半年暂停升息。

欧洲方面,尽管欧洲央行已在去年12月终止已进行了4年的量化宽松政策,但对于它何时开始升息,目前仍存有很大变数。

欧退场不易

基于眼前面对庞大经济与政治风险,以及英国脱欧的变数与日俱增,欧洲央行看来不太有信心在短期内解除利率宽松政策。

基于脱欧的风险越来越大,英国央行已表明,若英国顺利度过脱欧之后的过渡时期,未来3年或仍需货币紧缩政策,以将该国通货膨胀率拉低至2%目标区间。

日本方面,由于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及通胀前景停滞,日本央行料将维持高度的货币宽松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通过削减法定储备金率,释出更多资金流入市场,以及为小型与民营企业提供支援性的财务援助等货币政策措施。

在中国与美国针对贸易战的谈判将于3月2日届满之前,人民银行预料今年将保持平衡或稍微宽松的货币政策,以让中国经济增长维持6%以上水平。

其他亚洲国家则基于经济增长转弱及物价增长压力停滞,而保持相对宽松的利率决策。

随着美联储升息周期预计于今年见顶,料将减缓一些经济体如印尼,菲律宾及印度的货币抛售压力。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