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需要语言

今年夏天8月,我和爱美丽亚到韩国居长参加第26届亚洲单人戏剧节。这是自2006年济州岛的单人戏剧节后,相隔了12年。非常兴奋和期待。

技术彩排一结束,舞台监督指示工作人员把上舞台的音响、音响上的韩国鼓,以及横躺在最上舞台的投影荧幕移开,我就知道他应该是导演,而且是对画面有要求的导演。之前我真的想过,那些韩国鼓是否是他们的镇台之鼓?那荧幕是否已经钉锁在地上移不开了?所以比较“谦卑”地不敢要求他们移开,而他却细心地替我们着想了。作为一个导演,我内心有说不出的感动,他把别人的作品当着自己的作品来对待。



宋勋祖导演

后来,该戏剧节的执行制作人把他介绍给我们认识的时候,说他是韩国很重要的戏剧导演,多年来义务为单人戏剧节担任舞台监督,我们一听,透过肢体语言和简单英语,立刻表示敬佩,而他只是默然地浅浅一笑,没有语言。心中再一次对他肃然起敬。

单人戏剧节结束的那一个晚上,我们一伙人有很多的交流。当中日本默剧演员、长笛手不断针对我的作品提出想法,讨论各国女性面对的问题。然后宋导演来敬酒,但没有太多交流。一群年轻的街舞朋友,他们透过YouTube自学英语,语调非常美式,非常有趣。宋导演因为无法说英语,有时候走开去抽烟、有时斟酒、有时专注看着我们聊天,一直都很安静。

知道他是重要导演,就问他有没有机会看他的作品。他刚好在排练一部长剧,已经排练得差不多,是一出以《哈姆雷特》作蓝本的驻团编剧的作品,欢迎我去看他们排练。抵达排练场,除了年轻演员,看到一群年长的资深演员,心中莫名羡慕。排练时个个都有戏,而他在适当的时候提出意见,不缓不急,点到为止,总是默然看戏,俨然是经验老道的导演。带领两个剧团,一个是延续老师遗愿已经有40年生命的“春秋剧团”;一个是自己创立的“Rain Maker”(可能受美国电影导演哥普拉的影响),以戏剧滋润人心。经营了二十多年,像马来西亚一样,戏没办法养剧团,靠的是空间租借。但看四楼的空间,绝对不是小规模。想想真的不简单。

他是韩国一个喜欢叙事、透过故事感动观众的导演,坚持了30年的宋勋祖。我们无法用语言流畅的沟通,但都不需要,默默就是一股力量!

2018年10月10日,英国杜伦时间 4:47pm



孙春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