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没拨款 马华放爆竹/陈福星

首相大人马哈迪的脑海里,应该是在想着怎样争取更多的马来人选票,所以《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不签了。

候任首相大人安华也同意这样做,虽然他曾说“大马是联合国成员,不能完全反对这份公约。”



是谁迫使希盟政府不敢“贸贸然”签署ICERD?那当然是伊斯兰党和巫统啦。

伊党领袖曾经说过,他们只要落实回教国目标,但会公平对待各族;如今反对签署ICERD,只能证明这个宗教政党也很种族化,而且讲话不算数。

至于巫统,这个现在已经没有了灵魂的政党,只会随波逐流,但一些破坏力还是有的。

华人当然要签署ICERD,不过希盟政府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反正95巴仙dalam tangan,何惧之有?



被华人捧上了天的财长林冠英更不怕,所以他气粗粗地说,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令伯不给就不给,除非你马华和拉曼分家。

林财长理直气壮,因为拉曼是你马华的,我希盟政府没有理由给敌人的孩子丰衣足食,给你一口稀粥,已算仁至义尽。

哎哟喂,以前火箭党人不是一直在呱呱叫,要国阵政府一视同仁,朝野议员必须获得分配同样数目的拨款吗?怎么一转身就屁股决定脑袋,说过的话一下子就变成废话了呢?

还获华社认同吗?

这个时候,不晓得林冠英是否开始为砍杀拉曼拨款一事感到后悔,还是仍然在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利刃已刺入敌人的心脏,但我认为,马华党人是时候放爆竹庆祝。

今天,要是希盟政府,特别是林冠英的财政部阔绰出手,给拉曼超过6000万令吉年拨款,我告诉你,马华之前为拉曼争取到拨款的所有功劳,马上可以丢进纸篓里。

现如今,林冠英不管三七二十一,打马华打到拉曼大学学院,打马华打到莘莘学子、六亲不认。

倘若如此这般还能够获得华社的普遍认同,那么马华也可以黄飞鸿收档,她的总会长魏家祥也可以打道回府,返乡种番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