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盛世
大马尚在起步中

在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有一项1000万令吉的拨款,目的是推动电竞业发展,数目虽然不多但表明了政府对电竞的态度。



电子竞技在大马方兴未艾,但随着产业的逐渐兴盛和参与者的增多,许多潜在的问题会陆续浮现。一起来了解大马数字经济机构(MDEC)举办的LEVEL UP KL研讨会,4位嘉宾齐聚一堂探讨推动电子竞技发展的方方面面。

主讲人:

■霹雳州行政议员李存孝(掌管青年、体育、人力资本发展)

■律师黄添成

■Acer产品部高级产品经理赖伟杰



■电竞场地The Pantheon联合创办人之一丘高韦

1.少年电竞选手的权益?

黄添成指出,许多电竞选手在14岁左右开始崛起,倘若一名在某电竞赛事表现杰出的15岁电竞女选手受到广告商青睐,在合约法之下,只需获得父母同意,她便可签合同参与赞助活动。

结构上尚不完善

然而电竞在大马乃至全世界毕竟是个新兴行业,在产业结构上尚不完善。黄添成以成熟的足球业为例指出,每一个层级的足球都有相对应的监管单位如国际足联(FIFA)、亚洲足球联合会(AFC)、大马足球总会(FAM),政府可在必要时介入其行政。

同时,在足球法下,未成年球员受到保护。若有人或单位占未成年足球选手的便宜,FIFA、AFC都会介入。然而,当一个未成年电竞选手在合约上被“欺负”,唯一的求助途径是上法庭,不仅奇怪而且费用昂贵。

“身为一名擅长体育法的律师,我们都尽量不要上法庭,因为你也不想看到接受训练的运动员每周都要上法庭抗争。其在在大马有电竞管理组织Esports Malaysia(eSM),它们必须强大起来,在这之上我们也应该要有类似AFC、亚洲电竞之类各层级的监管单位,我们是有一些组织但都不够强大。没有这些机构,遇到不公平的事,年轻的电竞选手除了上法庭之外,投诉无门。”

由高往下发展

其次,有别于足球监管机制与架构是由低至高,层层发展起来,形成完善的架构,电竞产业反而是由高往下发展。

初期是游戏发行商推出的游戏受到热烈欢迎,发行商决定投资主办巡回赛,随着巡回赛的壮大和收入增加,越来越多人(选手、队、赞助商、主播)加入并受到游戏发行商的控制。

“这些都没有错,我没有怪罪游戏发行商,毕竟他们是游戏的拥有者,有权这么做,但这令他们少了激励元素去成立类似FIFA这样的组织,他们没有理由要去成立。”

因此,他期许全球政府与游戏发行商对话,表达需要某些管理和监管,以免年轻选手因为被骗而不断流失,“想像一下你在少年时期在签合约时受骗,你成长时都会记着这些。”

2.推动立法并执法 

中央政府在11月初的财政预算案释放出推动电竞的讯息,而在州政府这方面,霹雳无疑是最积极推动电竞发展的州属之一。霹雳州行政议员李存孝披露,该州已经草拟了相关法案,预计涵盖电竞场地管理、规范和对电竞活动进行分类等,预计将在2019年内提呈。

成立理事会

此外,该州也筹组含州政府议员和霹州子民宏愿机构、州政府代表律师、州旅游局、电竞玩家、产品供应商、教练、业内人士……等代表组成的电竞理事会。“我们一致同意电竞是我们应探讨并投入资金的领域,所以我们成立理事会由专家提供的意见,因为包括大臣和州行政议员在内都不是电竞选手。”

另外,电竞虽然未被列入马运会赛事但州政府配合赛事举办电竞体验日。

他表示,州政府在电竞经济的推动、立法和执法上均可扮演一定的角色,以确保各造如电竞选手、巡回赛和活动主办单位、活跃份子都被顾及并受到规范。

在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创意内容和科技部副主席哈斯努哈迪三苏丁的主持之下,几位嘉宾分享对大马电竞业发展的看法。左2起为李存孝、黄添成、赖伟杰和丘高韦。

3.场地执照耗时费神 

开设电竞馆The Pantheon的丘高韦透露,在设立电竞馆时,光是要获取1张执照就至少耗去3个月时间,而这与现有法律尚未对电竞场地有明确归类和管辖有关(情况如同Airbnb、电子召车服务进入大马初期,无法可管一样)。

此外,由于电竞馆和里头所提供的服务(例如虚拟设备、主机、赛车设备)的定位和归类不明,为了符合营运规定,最终该馆共持有3张执照,包括餐饮执照、网络健康中心执照、娱乐执照。

然而,即使3张执照在手也未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事实上在馆内的一些场地因为没有执照,导致他们每次在馆内举办电竞比赛时都必须向市议会提出申请。

简化准绳保障利益

Acer产品部高级产品经理赖伟杰则以该公司举办的电竞比赛为例指出,举办一个电竞比赛必须申请诸多执照如销售、音乐、办活动等。

而品牌本身也有举办活动的标准。“我们建议,或许在未来凡是奖金超过1万令吉以上的电竞比赛应该向特定政府单位提出申请,寻求获得政府的正式认证,这不仅有助于保障选手的利益也利于电竞生态圈的发展。”

4.如何管理电竞队伍并做到公平、善待? 

旗下拥有电竞队伍的丘高韦指出,许多队员都是青少年,管理者在许多事情上都必须苦口婆心向他们解释,例如为什么选择要包装和推销自己,要这么做就必须出席展览等……,但选手会认为“我是选手,不需要做这些。”

支付高薪耐心教导

他指出,该公司旗下的电竞队团都是职业选手,公司支付高薪予选手,同时也关注健康、饮食、运动……等课程,甚至也有安排特别教练、运动心理学家,然而管理电竞选手真的很难,宛如婴儿学步。

“站在公司的角度,必须一个一个去照顾,而且没有很好的例子可以参考。即使有海外选手的先例,但每个国家有不同的方式,外国的方式不见得适合我们。”

“中国电竞圈绝对是优胜汰劣,适者生存,实力强就留下来,表现不好的马上被淘汰,但大马的电竞人才有限,所以我们要用心栽培他们成长,耐心对待他们。”

5.立法管制助于导向 

普罗大众对电竞一知半解,也经常把电竞与不良活动或打电动画上等号。

丘高韦指出,尽管产品或服务供应商如Acer举办各规模的电竞比赛有助于栽培电竞人才,但他认为大马电竞人才有限的最大关键是卡在家长的态度上。

过半父母不同意

“家长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向队上选手的父母解释他们为什么在做这些。不过,请相信我,即使子女赚取高收入,有将近半数父母都不同意子女参加电竞。”

此外,由于现有法令的限制,电竞馆、场地必须使用政府规定的旧款软体,想要创新并推出特定软体(例如置入身分证来控制到访者年龄)也不可能成事。他指出,要增加电竞人才,许多小细节上要做出改变,例如无法24小时营业也是因为涉及如何控制18岁以下访客问题。

李存孝指出,这正是政府必须介入并扮演角色的原因。他表示,在管理刻板印象时,透过政府的表态、规范和立法管制,有助于引导社会风向,父母或许会合作甚至拥抱,而生态系统也可以扩大,进而扩大人才。

人性内在的部分

另外,虽然科技日新月异,推陈出新,人类某些工作被机器人所取代,但运动和竞争力是人性内在的一部份,电竞把人类对参与竞争性活动的需求和科技加以结合,因为这是一个结合人性需求、科技、资金和经济的运动,所以霹雳州大力推动。

6.剩下的90%怎么办? 

黄添成表示,当家长察觉到子女在电竞上显露出天份,应给予支持并尝试了解电竞并学习相关合约,以便保障子女权益。

当然,不论任何一项运动,能够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运动员只占少数,在电竞领域亦是如此,想要成为最优秀的5%至10%并不容易。

让子女去尝试

尽管如此,他仍主张家长应该让子女去尝试,“当孩子在16、17岁时在校期间去尝时,他们在大学、工作时继续尝试,这会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如果家长一直对孩子说不,成长过程中的拒绝会植入孩子脑海中。电子竞争必须有恰当的架构、正直的人的投入服务,这么一来或许家长就会感到放心,或许10年后的家长得知子女喜欢电竞时都会给予鼓励。

人在科技业16年,而且服务的企业也涉足电竞业,赖伟杰直言,见证过去5年来的巨大变化,如果孩子日后对电竞感到的兴趣,他会全力支持。

“不久我们举办网络游戏比赛,吸引超多的人们到来,从中我们看到有很多有潜力的电竞选手,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平台被发掘出来和成长,所以我们也希望国内的组织可以强大起来并栽培人才,才不会流失有才华的选手,这也是我们成立电竞队伍的原因。”

需要众多专业人才

他指出,在电竞领域,并非只有选手才可以赚钱,这个圈子也需要众多专业人才,包括教练、经理人、心理学家、律师……等,一如足球领域般。

丘高韦以自己为例,身为选手时他希望成为那最优秀的10%,但他最后却是那90%的人,尽管如此他获得家人的支持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兴趣,正因为有这些金钱都买不到的经验,他才会在后来转型至活动主办单位并开设了电竞馆。

“即使当成那10%也没关系,其实电竞的幕后,还有着无数的工作机会。”

预告:

国家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频频提及电竞领域(ESports),并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获得拨款1000万令吉以供发展,很多人就此疑问:电竞不就是“打打电动”?或许,真的要改变自己的狭隘看法,飞一趟香港见证电竞是如何强化当地旅游与商机,留意星期三副刊< 商·智>报道。

报道·郑美励 图·LEVEL UP KL、互联网

报道·郑美励 图·LEVEL UP KL、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