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射雕英雄前传》
会是金庸的作品吗?

 

仅存在于马新一带的《射雕英雄前传》。(摄影/韩学宏)

年初在台湾的铭传大学应用中文系研讨会发表一篇<星马《射雕英雄前传》作者与惯用语大数据研究>,早想分享给大马的读者,结果一忙又快年终了。

小学时见到先父所藏的《射雕英雄前传》(简称《前传》)与《神雕侠侣》,初中搬家后成为我的收藏,直到博士毕业成家立业20年,乃至3年前先父猝逝后,才又承接一些遗物,才想说可否写些南洋的文史研究回馈乡里。

《射雕英雄前传》是先父早年工作时陆续所购买,听说后来有回收的动作,所以中港台3地大概极少见过这种1960年代小册本(全套47册)善本书,台港所见多为1983年香港武侠出版社所出版的4册本,所以都认为是伪托金庸之作。

《射雕英雄前传》的金庸夹页广告。(摄影/韩学宏)

以三几回结成小册之初,倒不知道《前传》是否在报刊连载过?值得有兴趣者探究。小册本的插图与文字是新版所难见其全貌者,书中穿插的广告为新版所无,值得玩味,其中有广告标题为“‘雕’迷读者注意”,内容文诌诌的写道:“余所著《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已先后完稿,深蒙读友爱护,特在余兴之下,续写射雕英雄传《射雕英雄前传》,现稿约关系,《射雕英雄传》暂作小结,可是本书主角人物,还有许多不曾交代清楚,各位要明白郭靖黄蓉成亲之后,怎样并骑游侠,杨康的遗腹子长大了之后,怎样成名,还有万恶的欧阳锋,发了疯狂之后,怎样结局,有没有继续为祸武林呢?以上一切,相信数十万计的‘雕’迷读者都认为需要明白交代的,那么,请各位看看《射雕英雄后传》。《后传》一书紧接着《前传》、《正传》之后,由光明出版社出版,各位的亲爱‘雕’迷,请留心吧!”最后署名“金庸”。

其中提及的“稿约的关系”,可由金庸当年准备结束与报社的宾主关系验证之,1959年5月19日,《射雕英雄传》在《香港商报》刊完862段,也正是《明报》创刊的前一天。可见《射雕英雄传》写毕后,金庸是与原来报刊东家分手,自立《明报》,连载《神雕侠侣》的事件若合符节的,增加了这则署名“金庸”的广告可信度。也许,最早的“射雕三部曲”,是指“正传”加上“前传”、“后传”,而非如今日坊间所谓的加上《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在小册本中,每册书名下有书法体的金庸签名,每小册的封底也注明为“金庸著”,每集的首页回目下都注明“金庸著”。

作者先父亲珍藏的《神雕侠侣》与《射雕英雄前传》(摄影/韩学宏)

笔者与数理专长的同仁黄朝锦教授合作,对比小册本《射雕英雄前传》与小册本《神雕侠侣》的词汇作量化分析,相似度均高于他传言的作者,再次证明了金庸是《射雕英雄前传》作者的可能性。

加上笔者作人工检索统计,挑了90个词汇作为比对基准,也发现《射雕英雄前传》与梁羽生《七剑下天山》、卧龙生《绛雪玄霜》、金童《神龙剑女》等用字习惯相去较远,而尤其与金庸同期的作品《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更为相似。

在改写上,《前传》内容的改写与金庸小说改写的风格相似,如改动回目首段、补充史料、考证著者、删去时代不符者。若小册本为“伪作”,为何还要改动?

一如古书《淮南子》云:“邯郸师有出新曲者,托之李奇,诸人皆争学之。后知其非也,而皆弃其曲,此未始知音者也。” 对于《射雕英雄前传》,是否因为被认为是伪托“金庸”之名的武侠小说,所以我们认为是狗尾续貂之作;反之,如果《射雕英雄前传》可能是金庸“射雕三部曲”的系列作品,我们是否会反而对它刮目相看呢?

或许,这是马新留存的《射雕英雄前传》,给予南洋读者有不同的视角检视所谓的金庸伪作。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