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

【小说】

所谓偷窃,就是在未经原主许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他的所物。

“我不是什么神偷。”

像是宣示警戒一般,他把双手在胸前交叉,一面说一面打量眼前这个人。

无缘无故一开门就神偷前神偷后,来者到底何人?

在江湖上,神偷的名号可说是无人不晓。虽然事迹每每说起叫人啧啧称奇,但是本尊却似神龙见首不见尾,所有对于外表的形容都是仅止于猜想。相比于尊容,大家在意的,更多时候是那每一次干案的传奇故事。人们都说,世界上只有想不到,而没有他本人偷不到手的东西。想当然尔,这些战利品若一字排开来自然是不计其数。

可是最厉害的,应当属他最近连人心也照偷不误。偶然总会听说有人歇斯底里地寻找一个男人,而这群人当中有男的也有女的。这群人或许连带也不见了一笔客观的钱,但是从这些所谓受害人口中却永远听不到恨意。到底是要多高超的能力,才能把心给偷走而只遗下留恋呢?

“可以偷走我的回忆吗?”

这是神偷今天收到的委托。

刚才也说过,江湖上知道神偷事迹的很多,但除了授业的师傅外没人知道是谁。身分的保密,是盗窃维生的第一条守则。谜样似的存在,有时也是个保护,保护在阳光下也能挺起胸膛傲视人间。

像是阴魂不散般,这来访的家伙根本不顾应门男人的多番否认。

多年的隐藏,就在对方拿着一大叠的剪报和照片坦露在阳光下。

委托内容离奇得吊诡,可是说出这番话的人却是面不改色。那理所当然的程度,就像在叙述再普通不过的晚餐一般。眼前的这不速之客,面容上看不出心情的起伏。那直勾勾的眼神,反倒叫他自己第一次感到如此不自在。就算不看脸色,站姿也显昂首挺拔,交迭在背后的双掌也坦露出一股正气。

只是适才递过资料时躲在袖子里腕表鲜明的黄色调,却跟灰扑扑的打扮格格不入。

还有那眼神,漆黑得有点深不见底。

男人推托了几次,但每次只换来更加斩钉截铁的语气。明明每次都躲过了司法的调查,那一张张的剪报,到底吐露了什么破绽?是不是哪个行家,故意泄露天机?如今生活上也不愁吃穿了,对于委托这些年也都是抱着爱理不理的态度。可是偷一段记忆,却怎么想就怎么觉得有趣。

“偷走所有一起的时光吧。”

神偷关门时纳入口袋里的腕表,是握手示意成交时对方的订金。

事后详看表的背面,是两行陌生,看来是名字的刻印。

于是两人开始联络,接着约会,进而住到了曾经共属那人的爱巢。书橱里所有的漫画,渐渐地给一本本的旅游书取代。听了让人血脉喷张的摇滚乐,跟着像是宣泄着什么炸进了原本很抒情的唱片柜。就连书桌上那张破旧在温馨小餐厅拍的即影即有相片,也变成了一大张在人挤人大广场裸上身的激吻照。

在一起7年的感情,似乎就这样喧闹狂热地给轰掉了。

他们继续约会,继续生活,继续记印对方肉体每次抓捏时的记忆。是个仍然魂魄不齐的灵魂呢,同样陌生的刻印仿佛还在委托人的脚踝守护着什么。每一次缠绵时的啃咬,像是宣战,但也许更像是一种主权的宣示。从一开始的不适应,渐渐地也就习惯,甚至开始因剧烈的动作感到兴奋。

直到有一天,那片刺青化成了一大片线条刚硬的图腾。

大家都以为这样的结果已然是天衣无缝。

委托的期限一天天逼近,共谋的双方此刻已经坠入了一个人工的爱情圈套。很快就是结帐的时候,新的生活已然上了轨道。那曾经空洞了无生气的眼神,早已演变成蓄势待发的熊熊欲火。所有可联想起过去7年的所有物事,早就不知不觉都通通给处理掉了。

算起来总共也不过只是三两箱的物事,不碍事。

共度的最后那个下午,是个雨天。两人从外头淋得一身落汤鸡回到家里,准备最后一次浪漫地共浴。过了今天,就各自不拖不欠。生活在一起都满一年了,多少还是会有点眷恋。或许知道是最后一次,委托人动作似乎也比往常还来得更激烈一些。

“叮咚”

激情一浴,突然给打岔了。

但快递员打岔的,可不是只有这片刻的激情。

那是一张前度的结婚请柬。

广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